青春片又迷路了

在今年本就乏善可陈的暑期档,青春片成为主调之一。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说到夏天很难不想到暑假,说到暑假必然意味着可观的学生市场,而说到学生市场,便令人联想到各式各样的青春片。不管是趁着毕业季来收割一把校园情怀,还是盛夏时节搞点荷尔蒙四射、深情款款,都是相当经典的消费场景。

今年也不例外,六月中旬有包贝尔执导的翻拍片《阳光姐妹淘》,进入七月则有《二哥来了怎么办》与《燃野少年的天空》两部IP衍生作品,八月还有日本翻拍片《五个扑水的少年》、《盛夏未来》、《兔子暴力》等多部存货。在今年本就乏善可陈的暑期档,青春片成为主调之一。

青春片又迷路了

回望过去几年,青春片曾是IP浪潮中性价比最高、模式最成熟的类型之一。但也因同质化、演技差、狗血刻意等问题备受诟病,冲得高也衰得快。如今,“大IP+流量明星”的神话迷信早已破除干净,国产青春片又走到了哪一阶段?

逐步摆脱青春疼痛文学的青春片,是否找到了其他靠谱的量产配方,还是终究要各凭本事?

疼痛的暴利

青春片又迷路了

国产青春片不是一上来就与“劈腿、车祸、堕胎”三件套绑定在一起的。

80年代、90年代、21世纪初的青春片各有其映衬的时代色彩,不过总体来说,都是既有对个体成长的关注,亦有对于历史或现状的观照与思考。此外,相比面向普罗大众的商业片、大片,这一阶段的大多数青春片都比较作者化,容易被划归到文艺片的范畴,典型如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另外一大流派是走小清新路线的台湾省青春片,典型如2011年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正式内地上映之前,影片已在网络上走红,上映之后,更是突破台湾电影在内地的票房纪录。小说改编、神曲金句、俊男美女、BE结局……不难发现,后来爆款青春片的某些基因在这部影片上已经显形。

青春片又迷路了

待到2013年,赵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与郭敬明的《小时代》分别获得7.19亿与4.84亿票房,碾压一众好莱坞大片成为该年电影票房TOP3与TOP10。青春片震惊四座,并就此打开了IP热的潘多拉之盒。

《小时代》的浮夸宇宙与苍白美学自成一派,除了郭敬明本人,谁来都没内味儿。《致青春》相对来说则属于可拆解、可仿制的那一类。特别是,它提供了一种打怀旧牌以弥补青春疼痛文学厚度不足、质感欠缺的思路。往后几年,青春片成为了IP潮中最汹涌的类型之一。

总结起来,一是热。青春片门槛低但性价比高,吸引了无数新老影企、流量偶像、跨界影人踊跃投身其中。

二是疯。被哄抢改编的不止青春疼痛文学,如辛夷坞系列、饶雪漫系列,其中还出现了一批歌曲IP电影(《同桌的你》《栀子花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甚至教科书IP电影《李雷与韩梅梅》。青春片可谓当年“万物皆可IP”的一大缩影。

只可惜,IP的多元并没能让青春片的内容一并丰富起来。我们大概只能称之为,虚假多元。视觉千篇一律——中式校服,而且很多时候是大龄男女演员穿校服;剧情则是各种狗血桥段的排列组合。

青春片又迷路了

小说IP的普遍问题是,原著的时间线往往拉得比较长,将校园时光、少年心事娓娓道来。电影则只有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不足以进行这样的铺垫,导致人物的许多行为心理在观众看来匪夷所思、无病呻吟。从《何以笙箫默》到《最好的我们》,很多时候影版都没有剧版反响好。

歌曲IP则相反,它并没有一个成熟故事打底,大多是借着IP热匆匆上马,很容易出现剧情平淡、碎片化、经不起推敲的情况。另外也有一部分青春片突破的方式是在尺度上加码,如《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引入了犯罪元素,《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充斥着吴亦凡的霸总行为,如今看来属实辣眼。

青春片又迷路了

也正是在凡凡这两部重磅作品上映的2016年,青春片急转向下。数据显示,在整个2015年,13部青春片吸取了超过35亿的票房。2016年的青春片达到16部,累计票房却未过20亿,颓势明显。

青春疼痛文学之外

青春片又迷路了

之所以大家一提到国产青春片就想到疼痛,是因为这一类影片的特征太过明显,且至今仍有回响,如较近的《八月未央》《我要我们在一起》……以至于存在感较强。事实上,近些年的青春片市场上,也有一些影片采用了其他类型的IP,或者探索到了IP以外的卖点。

比方说,翻拍型。在电影市场上,日韩翻拍片一直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每出必遭吐槽拉踩,但从未真正绝迹。

青春片方面,韩片一直是翻拍高发地。2015年融入奇幻、家庭元素的《重返二十岁》,2019年几经更名与删改的《小小的愿望》,2021年许光汉的《你的婚礼》,以及最近包贝尔执导的《阳光姐妹淘》,都是韩改影片。

青春片又迷路了

但是翻拍片中,能够做到票房与口碑双收的并不多。一方面是因为IP热中难免出现一些浑水摸鱼的情况,许多韩片要么年代久远、要么在本土评价就不高,并没有很突出的翻拍价值,翻拍后更是大打折扣,这一点在悬疑片上表现更为明显。

另一方面,两国市场生态、审查制度不同。青春性喜剧在韩国算是比较久远、成熟的类型,翻拍过来的《小小的愿望》在国内却举步维艰,难逃油腻猥琐之诟病。《阳光姐妹淘》虽然听起来小清新,但原片尺度并不小,而且其中有涉及一些对本国历史的映射,翻拍片将这些部分抽掉,就成为了一部泯然众人的女性群像。

不过与此同时,也有一批青春片靠挣脱爱情主题实现了突破:2016年的《七月与安生》(改编自安妮宝贝小说),卖点在于周冬雨、马思纯的双女主友情;2017年的《闪光少女》,卖点在于二次元、民乐等青年亚文化;2018年的《快把我哥带走》(改编自同名国漫作品)卖点则是兄妹亲情,还呼应了热门的二胎话题。

还有一批青春片不推崇情感,而是将目光投向成长中残酷、沉重的一面。如偏小众与女性的原创影片《狗十三》《过春天》;也有商业运作成功、票房实现丰收的IP改编《悲伤逆流成河》《少年的你》。后两者各有争议,但不得不说,它们确实摸到了现实主义类型片这一新潮流,利用校园暴力等社会话题拓展了青春片能触及的范围。

青春片又迷路了

总而言之,从内容角度讲,其实国产青春片在挣脱狗血套路方面已经有了一定进展。不过新阶段的特点在于,不再有很明显的爆款流派与屡试屡爽的配方。光线于2020年底曾推出一部《如果声音不记得》,同样是落落执导,新人主演,但这次并没有打好现实主义牌,反而有消费抑郁症之嫌,扑得毫不冤枉。

系列化还是蹭IP?

青春片又迷路了

近些年,网络IP的神话逐渐破除,贵圈重新开始信内容,信自己。比起IP由来,强调概念一致或主创中心的“宇宙化”、“系列化”成为新的玩法。七月份的《二哥来了怎么办》与《燃野少年的天空》都可归为这新的一类。

《二哥来了怎么办》粗看是2018年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的续集,早期宣传通稿中也曾有类似的字样。不过之后影片名字一改再改,“正式曝光”时叫《快把我2哥带走》,如今上映则叫《二哥来了怎么办》。

青春片又迷路了

台前幕后的阵容中,除了导演与主要编剧依然是台湾导演郑芬芬,其余则大幅换血。出品方里也不再有漫画平台快看漫画以及知名IP中间商中汇影视。如此,片名更改的原因,其实不难推想。

但观众一般只看结果,并不管这背后的弯弯绕。《快把我哥带走》原本是一部讲述兄妹相处日常的条漫,只有设定没有具体情节,2018年影版的改编亮点之一就是纳入了奇幻元素,做出了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来盛放所有情感与讨论。

《二哥》显然没能做到这一点。它延续了兄妹题材与漫画调性,但是故事实在乏善可陈,就是讲在一个重组家庭中,原有的一组兄妹对突然到来的“二哥”如何从排斥到接纳,没有冲突就强行制造冲突,以至于演员闹得很卖力,观众却十分嫌弃。

《燃野少年的天空》的片名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去年在B站首播的《风犬少年的天空》,特别主创都有张一白、里则林,主演都有彭昱畅、张宥浩,但要说联系,也就只有这三点联系。故事上没什么关联,出品方里重合的仅有张一白的拾谷影业。《风犬》是一部还算有时代与地域特色的青春剧,不失真诚动人之处,《燃野》则大胆挑战了歌舞片的形式。

值得一提的是,《燃野少年的天空》同时获得了B站与抖音的联合出品,且传说中影片投资那是相当高。

作为《风犬》独播平台的B站,在运营中显然有意对《风犬》与《燃野》进行了关联。初衷或许是双赢,但如今谁吸谁的血就不好说了。毕竟《燃野》的口碑已经出炉,网友大呼“快逃”。

青春片又迷路了

总体来说,这两部影片一方面保留了国产青春片共同的硬伤:脱离现实,虽不再车祸堕胎,但是让高中生、甚至是高三生打打闹闹、唱唱跳跳,显然也是许多观众所不能接受的(问就是学生时代的阴影)。

另一方面,二者虽不是正经续集,但在宣传中都明显借势了之前某一部高分作品,最终表现却货不对盘,以至于遭到了反噬。可见,系列化或许是摆脱IP依赖的方式,操作起来却也没那么容易。一不小心,贵圈确实是不迷信IP了,改成蹭IP了。

在这个异常冷清的暑期档,青春片显然担不起拯救大盘的重任。更值得一问的是,在以《致青春》为代表的无社会价值的青春疼痛,和以《少年的你》为代表的有社会价值的青春疼痛之外,新阶段的青春片似乎确凿失去了道路自信,只能东摸西撞,找不到合适的疼法与笑法。

只好难为60后、70后、80后的主创们,努力想象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青春。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77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