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飞了起来

什么都不要了,不要剧情多丰满,不要人物多写实,不要曲折甚至不要逻辑,一个劲地狂野。

张一白有部片子一直被低估了,就是《我和我的祖国》里他的个人短片《相遇》

《相遇》后来上热搜是因为“尔冬升痛斥张大大演技”,但其实作品本身是导演极不常见的作者表达,张译扮演的男主角高远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遇见自己的爱人,人潮汹涌间,爱人望着他,而他望见的只有戈壁滩上的核爆。

他们飞了起来

《我和我的祖国》剧照

在命题作文面前,核爆可以是大无畏的歌颂。但换之于当代个体视角,也是一场怜悯。

所以当张译再次出现在《燃野少年的天空》里,扮演一位为歌舞大赛开宣传小巴的司机,对彭昱畅说“要有希望”,以对应“相遇”的表达符号时,你就明白张一白想说什么。

成年人的爱情他早就拍到头了,但“18岁以上拒绝观看”的不管不顾的青春,他还有一点遗漏。

什么都不要了,不要剧情多丰满,不要人物多写实,不要曲折甚至不要逻辑,一个劲地狂野。

虽然《风犬少年的天空》(豆瓣8.1)就已经迈出了这一步,但不行,还不够。

张一白还要一个劲地跳。

他们都飞了起来。

他们飞了起来

《燃野少年的天空》

01

再解一次国产类型片死穴行不行?

歌舞片,中国电影市场之大忌,谁拍都不行。

陈可辛的《如果·爱》是唯一幸存者(仅限于口碑),他之后的刘晓光(《高兴》),周杰伦(《天台爱情》),乃至杜Sir的(《华丽上班族》),全部昏厥在舞池中。

联合导演韩琰第一次看《燃野》剧本的时候也说过,虽然编剧里则林已经改了几稿,但本子读起来还是过于简易,没闪光点,缺乏亮色。台词说你跳舞像一根草,无非就是在说你跟杂草一样渺小;女主他爸卖咸鱼,意味着你现在腥臭,但将来会翻身。

他们飞了起来

故事就这么个故事,比喻也是初级水平。

但它的主题又很撒野,它很容易就概括到每个年轻人身上,那就是所有人都说你不行,可你偏要做那件不行的事来证明自己能行,它天然就适合套用在一个形式感里,而这个形式感就是歌舞。

张一白从哪里确信它是一部歌舞片呢?

首先是他当年被荻野目洋子登美丘高校舞蹈部联合创作的《Dancing Hero》震撼过,这种明明是复古,却又特别现代的东西,激活了这位年龄50+的创作者。

他们飞了起来

《Dancing Hero》‍

后来,张一白和几个朋友去日本游玩,在大阪的一家音像店里,他看到休·杰克曼的歌舞新片《马戏之王》在日本的定制宣传MV,原本那首《This Is Me》,竟然由一队女高中生的现代舞来演绎,和电影的美术系统完全不搭,可主题又出奇地一致。这是什么魔力?

他们飞了起来

《This Is Me》

一打听,编舞的正是《Dancing Hero》那位——日本复古迪斯科的开创者宫崎绫(akane)。

他们飞了起来

宫崎绫

张一白立刻确定,《燃野》就得长成这样才行,随即他三顾茅庐,请来宫崎绫,为整部电影做舞蹈编排。

当然,《燃野》主线上是关于歌舞竞技的故事,但在分寸感上,它又很反感成为大家理解中的歌舞片。

什么意思呢?

它明明有编排,却不想让你觉得它编排过,它明明有宫崎绫,但并不凸显跳舞的技巧与专业性,它甚至还有点反对歌舞片的精髓,它和《西区故事》《红磨坊》完全不是一回事,和《舞出我人生》《歌舞青春》《狂舞派》也不能归为一类。

因为主人公的身份,完全是一群卢瑟青年。他们的舞蹈更多是和扮演者本身的非职业舞者的气质相投,是一种自然生长到17岁的姿态。

简单说,他们中大部分人跳得一点都不好看,但因为这种“不好看”,角色可能会变得好看。

现代舞最大的特征是什么啊?不就是在表达真实的情绪面前,你的身体不会产生任何局限。

他们是一个个的个体组成的,他们从不是编钟。

这么看,《燃野》对于当前这个市场形同于实验电影。

他们飞了起来

《燃野少年的天空》剧照

02

依然会像一个舞者那样疲惫

随便抓一个《燃野》的主演,回忆他的排练过程,基本只有一个感受,累到想死!

张一白这一次拍了三个月。为了完成全片11场舞蹈,所有演员提前两个月进组练舞,精准的朝九晚五魔鬼训练。

开场女子中学的开学舞,要镇得住电影的场子,剧组从全国招募了300个高颜值舞者,不算练习,现场拍摄就花费了四五天,远全中近特,为了拍一个整齐的纵深镜头,现场还会拉一条直线,让大长腿整齐到处女座式的舒适。

他们飞了起来

终场的海上平台舞蹈也是一个300人舞曲阵仗,依然是从全国招募最强的舞团,甚至有职业舞蹈老师混入其中,他们先用十天时间熟悉舞步,接着用七八天的时间进行拍摄,其中一个不到20秒的男女舞者交互的段落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这支5分钟的舞蹈足够代表当代中国最顶尖的舞者水准。

他们飞了起来

电影里还有一场雨中战舞,那是整部电影的转折部分,少有的带着一点愤怒的状态。正好拍摄这场戏的时候碰上了海口罕见的低温天气,所有主演全部淋着水完成这场舞蹈,冷到极限时,大家豁出去,不拍摄时也在身上浇水,让体温保持连贯,编舞指导宫崎绫因为疫情,人在日本远程调教,看到这样的场面,盐水从瞳孔里哗啦啦了一脸。

他们飞了起来

雨中斗舞

张亚东是最惨的小白鼠,因为整部电影需要先有音乐,然后通过音乐设计视觉场面,在调整过程中,音乐再度修改,张亚东两年里为这部电影反复写了三轮曲子,他说这是张一白,要是换别人早就掀桌子翻脸了。

他们飞了起来

张亚东(左一)

《燃野》没有任何要悲悯的,悲悯是《相遇》要做的事,《燃野》就是一切正在燃烧,你无法阻止它耗尽体能的热情。虽然尹正扮演的28岁中学生大华哥有一个务实的爱人,她请同学们吃一顿饭,花掉了半个月的收入,还发出“你们知道养家糊口是什么意思吗”这种过来人的质疑,但这根本没有动摇主角团燃烧自己的冲动。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剧组此前还邀请过一位法国的编舞指导,来到现场一看,什么彭昱畅张宥浩,这都什么“舞蹈”演员啊,他们是教不出来的。电影还没开机,这位法国大拿就扭头走了,退出了。

张一白为此耿耿于怀,常常对彭昱畅下狠手,一定要狠,现场总是数叨,不够狠,还不够狠,直到彭昱畅扭断脚(没断没断,还连着),那还不是跳舞伤到的,而是一个补拍的奔跑镜头,要么说人总是在疏忽的时候吃大亏。

之后彭昱畅就开始打肌肉贴跳舞,其实从训练的第三天起,彭昱畅就还交到一个知心伙伴——腰肌劳损。他总是埋怨自己,怎么这个动作还没学会,即便最短的一套舞也有90秒。

女主角许恩怡是个初登大银幕的新人,一开始这个角色想用明星,确实也找了些明星来试戏,但很巧的一次,张一白去朋友家吃饭,朋友推荐了这个女孩,张一白当即就给她视频电话,当时许恩怡在家里人的一辆车里,车立刻停在路边,许恩怡下了车,一个翻身就过了路边的栏杆。张一白觉得,就是这个女孩。后来辗转反复,许恩怡来到组里训练,张一白亲眼见到她,又被她瘦瘦小小黑黑的体貌特征“打击”了,开始含糊起来,可是再一对比她周围那群正处在颜值巅峰、高她半头一头的美女舞者,张一白下定决心,小黄这角色就得是许恩怡的。

他们飞了起来

许恩怡(左一)

反正一说起这些,伯乐就全是老天爷,但燃烧起来的,都是演员自己。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75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