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是哪路神仙?

两肋插刀的未必是兄弟,也可能是兄弟的小弟。

大哥,是哪路神仙?

两肋插刀的未必是兄弟,也可能是兄弟的小弟。

大哥,是哪路神仙?

1984年,在副科位子上坐了5年的卢志强,交出了山东潍坊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的钥匙。

走的时候,他带走了反复在看的书——《摩根财团》。这个财团不做穷人生意。

同年秋天,位于深圳的南油集团成立,集团要划地23平方公里,开辟南油开发区。开发面积,超过了当时的澳门本土面积。

此时,在山东老家的卢志强,还想不到14年后自己的命运,会跟1800公里以外的南油集团扯到一起。

这个阶段,他还在抖小机灵,跑到美国注册了泛海国际,把自己包装成外商,干的是教育和培训。

过了4年,卢志强跑到北京,创立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注册资本40亿元人民币。

40亿注册资本是什么概念?这么说吧,都21世纪了,注册资本1000万的集团公司,还有一堆。

卢志强的40亿是怎么来的?现在唯一能查到的说法,就是倒卖土地批文来的。

1988年,联想集团创办的第四年,柳传志招进了一名清华大学硕士生,也就是后来被他送去吃牢饭的孙宏斌。

离北京不到1000公里的大连,转业青年王健林成立了大连万达集团。

这一年,除了柳传志和孙宏斌,其他几个人之间还没同框。

到了1993年,国内一个顶级富豪圈子“泰山会”成立,柳传志、卢志强相继成为圈子的核心成员。

孙与王在圈外,与圈内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大哥,是哪路神仙?

官家、洋行、江湖联手,才是大生意。

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卢志强还在抖机灵;那么到了90年代,他悟到了大生意需要的大智慧。

官家、洋行、江湖,卢志强决定先拿下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兄弟。要当兄弟,先要当小弟。

当大佬还是小弟的时候,常会有一段替大哥收烂摊子的经历。

体制内出身,披着外商名号的卢志强,照样落入俗套。

大哥,是哪路神仙?

卢志强选的江湖是个顶级江湖——泰山会。泰山会成立初期,各成员被要求投资成立公司。

一帮顶级大佬在一起做生意,必然会创造惊喜。

只是怎么惊喜,都没想到——第一年,他们就亏了。

当时的救火英雄,还轮不到孙宏斌。

因为,卢志强还没出道。那一年,他替泰山会的亏损力挽狂澜。

被大哥另眼相看的人,机会也就自然找上门了。

1995年,两个顶着“光彩事业”名头的组织在3个月内先后出现。7月,“光彩事业投资”成立;10月,光彩事业促进会成立。

前一个属于江湖,后一个属于官家。

其中“光彩事业投资”,卢志强的“泛海系”占股超过90%。剩下10%股权里有联想、有四通,是当时泰山会成员中最有地位的两家。

这样的安排约等于“小弟,大哥扶你上路”。

大哥,是哪路神仙?

在那些人人镀金、神棍横行的年代里,没人能搞清卢志强是哪路神仙。

打着 “光彩事业”名号,莫名让人觉得来头不小。

卢志强这头呢,对于各种传闻,不表态不否认不拒绝。

侠影无处觅,江湖有传闻。

卢志强本人也享受这种神秘感。越神秘,大家越觉得这人能量了得。

为了让外人更摸不着来头又不敢怠慢,卢志强还在距离北京市中心1.6公里的地方,盖起了一座建筑,命名“北京光彩事业发展中心”。

后来,卢志强不需要这个名头来撑场子了,这座建筑就被改名了,叫“民生金融中心”。

大哥,是哪路神仙?

顶着“光彩事业”的名头,自然要做些光彩的事。

1998年,卢志强坐着绿皮火车,揣着2.16亿资金南下扶贫。

扶贫这回事,有人北上,有人西去。卢志强,不走寻常路,选择南下。

他的扶贫对象是南油物业,从事房地产开发。这家企业年年盈利数千万,长期负债常年为0,1998年上半年一不留神亏了681万元,就被卢志强逮个正着。

他用2.16亿元换了南油物业52.5%的股权。

这是一个肥得流油的扶贫项目。

当时整个南山,三分之一人为蛇口工作,三分之一在南山其他地方,余下三分之一为南油开发区工作。

1998年年报显示,南油物业的总资产高达9亿多,净利润高达9000多万元。

照这速度,不出几年,卢志强的扶贫事业就能回本。

但维持这速度谈何容易,因为光彩事业一介入,南山房价就迫不及待起飞了。

1999年,耗资近30亿元,全长约10公里且没有红绿灯的滨海大道通车。通车10年后,滨海大道沿线房价升值为建路前的5到10倍。

一位地产界人士形容:“这是堪比贩毒、贩卖军火还要划算的暴利买卖。”

当然,这位地产界人士形容的只是当地房价,与收购南油物业无关。

南油物业被收购没多久,就被更名为“泛海建设”。

这番操作后, 卢志强的“光彩事业”大概完成了重要使命,后来基本以“泛海系”公开亮相。

1998年8月,中国光促会也将“光彩事业”作为商标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以后未经中国光彩会许可与授权,任何使用“光彩事业”四字的商业行为都将视为非法。

这边收购谈得差不多了,那边就下了禁令,仿佛彩排过一样。

大哥,是哪路神仙?

大哥,是哪路神仙?

后来的卢志强,不再是当年的小弟了。

但“救火英雄”的角色,他还在扮演。这个角色,倒不是兄弟情的需要,而是剧情需要。

有些事摆不上台面,拿“兄弟”、“忠义”当挡箭牌,就会变得合理多了。

你也不用向吃瓜群众过多解释。

斯基给大家演一下:

路人甲:“他们俩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路人乙:“他们是兄弟啊。”

路人甲:“他为什么要帮他?”

路人乙:“他们是兄弟啊。”

在此之前,卢志强花上27个小目标受让了联想控股29%的股权,成为后者的第三大股东。27个小目标,被卢志强说成是“一见钟情”。

当时的卢志强,在柳大哥面前还是不够矜持,一兴奋难免有点得意忘形。还是柳大哥端得住,马上接过话:

一见钟情这话说得听着有点那什么。在谈这件事情时,肯定是一拍即合,甚至没有过任何反复的磋商,没有。

后来有人估算,卢志强的27个小目标比市场价至少低了10个小目标。

价格不价格的,倒也无所谓,因为,卢志强两年后又以“友情价”将部分股份还给了柳大哥。

但中科院有所谓啊,一来一去,它的股权被稀释了,还让柳传志给反超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联想从国企变成了民企。

卢志强也获利颇丰,他在这一年胡润百富榜中的排名比上一年往前挪了15位。

大哥,是哪路神仙?

卢志强再出现时,已经是传说中的“大佬背后的大佬”,是柳老板的恩人,王首富的救星。

2014年12月23日,是万达商业地产在港股上市的日子。当天上午9点不到,王健林笑容满面就出现在港交所大厅,精神头很足。

王健林致辞时,特别提到了2个人,其中一个是卢志强。

这两个好基友先陪着王健林去了12月20日武汉汉秀首演,然后又从武汉直接来香港参加万达上市仪式。

王健林感谢卢志强,是因为后者曾投入大笔资金成为万达的股东,帮助王健林下完了人生中最惊险的一步棋。

大哥,是哪路神仙?

“最惊险”这话不是斯基说的,斯基也是从别人笔下找来的形容词。

公开资料,基本只是点到“救星”为止,至于为什么救,怎么救,最真相的部分是不公开的。

只知道,卢志强与史玉柱都曾拥有万达商业的股份,不过根据公告,在其上市前夕,二人双双套现退出。

谁在套现,谁在退出?斯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能说出来,斯基明天就得卷铺盖亡命天涯了。

所以,吃瓜群众可以散了。

大哥,是哪路神仙?

兄弟的忠肝义胆,在于“有难一起扛,有钱一起赚”。

卢志强、柳传志等人除了共渡难关以外,业余时间,他们会一起吃下地方的巨无霸项目,一起围剿另一家公司。

在1999年那场民生银行首次股权拍卖会上,泛海虽然只抢到了4000万股,但暗地里,至少有1.1亿股被中色建设、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收入囊中。

这两家正是卢志强的盟友。

进入海通证券时,同样的操作手法再次出现。

原来,你可能认为这是一帮兄弟,后面发现这是一群狼。

大哥,是哪路神仙?

当过小弟、成为大哥、演过群狼,这一生也差不多该收场了。

江湖,无所谓胜负,重要的是传好下一棒。

2017年,孙宏斌接过万达旗下西双版纳万达文旅、南昌万达文旅等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花了438个小目标。

2019年,孙宏斌接过泛海旗下北京泛海国际居住区1号地块和上海董家渡项目,花了148个小目标。

10多年过去,卢志强不再是当年的救火英雄。

而英雄如孙宏斌,姿态依然很小弟。

即便给人灭火,他还要隔着电话操着山西口音谦卑地说:

大哥,您辛苦了,辛苦了,都没问题,都可以。

电话那头是王健林。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魔鬼斯基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74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