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共享衣橱独角兽衣二三倒闭,共享衣橱的生意怎么就凉了?

记者 | 张梓桐

7月9日,共享衣橱赛道的独角兽公司衣二三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衣二三APP及相关小程序、网页版均停止运营,后续将逐步关闭下单通道、归还通道。

衣二三并不是第一个在共享衣橱这一赛道上倒下的选手,据不完全统计,单2015年一年国内就有12家共享衣橱公司成立,然而到2017年时,其中的5家公司(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摩卡盒子、跳色衣)已全部宣布停止运营。

与此同时,界面新闻注意到,自2018年衣二三完成阿里巴巴参与的最后一轮战略投资后,共享衣橱这一赛道就再未获得融资。

从初创时的风光无限到而今纷纷宣告倒闭,短短五年间,共享衣橱这一赛道究竟经历了什么?共享衣橱真的不是一门好生意吗?

巨头投资,高速发展

“每月只要499(元),就能拥有如此光鲜亮丽的人生。”

这是衣二三在成立之初发布的一支广告的台词,画面中的女主角倚在琳琅满目的衣橱后面,姿态万千的说出了上面那句广告语。

衣二三成立于2015年,其创办人为前媒体人刘美媛,曾供职于旅游卫视,时尚芭莎等媒体。

从衣二三在初创三年内的融资历程可以看出,资本在最初几年还是认可衣二三所讲述的故事的。

在天使轮阶段衣二三就拿到了曾经投过滴滴的投资人王刚的数百万元投资,而后又接连获得了如红杉、IDG、软银中国、真格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的融资。

其中,最大一笔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阿里巴巴也参与跟投,之后还独家领投了最后一轮的战略融资。

而当时中国服装行业的整体销售数据也从侧面佐证了衣二三的租衣模式受到资本热捧的合理性。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共享衣橱最火热的2015及2016年,全国服装类商品零售价格一直在攀升,分别同比上涨2.8%和1.3%。与此同时,人们购买服装的意愿也在逐年降低,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自2015年至2017年,中国服装类零售额同比增速一直在下降,2015的数字为9.3%,2016年缩减至5.5%,而2017年更是跌落到了1.4%。

一面是逐年攀升的服装价格,另一面又是不断降低的购买意愿,因此号称帮助用户“以H&M的价格穿上Prada的衣服”的共享衣橱行业也就应运而生,一创立就受到了用户和资本的热捧。

根据衣二三平台的规则,用户每月支付499元租金即可成为会员,会员期间可以无限次的试穿平台所有品类的服装,每次可租借3件衣服。同时需要缴纳一定的押金或利用芝麻信用分进行担保。而这自然就为很多女性消费者提供了更加多样的选择。

除了用户端高涨的需求外,在采购端,一些品牌也需要共享衣橱来帮助自己消化库存,缓解压力。

刘美媛曾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对一个品牌来说)传统渠道一个季度能掉50%的货就不错了。剩下来的货就得靠打折,否则顶多只能收回成本,就要过季了。”而衣二三等共享衣橱的出现,恰恰就解决了品牌商对于服装积压的焦虑。

高企的成本,单一的营收

衣二三的倒闭并非毫无迹象。

2018年10月,有用户在网上发帖称衣二三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开始更改平台的租衣规则。且新条约严重损害了用户的权益。

根据原有的合约,用户在下单后48小时内就可办理新单。但在新改的合约中,用户的租衣下单周期被延长到了72小时。由于用户每月所缴纳的会员费是固定的,因此新的合约在无形之中缩短了用户的租借频率。

有消费者想界面新闻举了个例子进行说明:“算一笔账,原来每次租衣3件,隔天收到新衣箱,一个月试穿45件。现在突然改成隔三天下单,一个月最多试穿30件。”

除此之外,新合约还强制要求用户在收到新衣箱24小时内还衣,取消了年卡用户10分钟锁定和8折购衣权限。

而这些变化也只是一个序幕。界面新闻通过梳理黑猫投诉平台发现,自2019年开始,有关衣二三的投诉开始显著增多,而这主要集中在品类不全以及物流快递等方面。

一名使用衣二三超过三年的用户向界面新闻表示,自从18年底开始,衣二三平台上的服装品类就开始变少,到疫情爆发之后几乎就不再上架新品。除此之外,衣二三平台上面很多所谓“独立设计师品牌“都无法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搜到,这让她不禁怀疑衣二三平台商品牌的真实性。

此外还有消费者对平台的物流规则提出了质疑,按照合约,用户在收到包裹后如果发现不合适退回需要支付20元清洗费,但一名消费者在完全没有拆封和接触到衣服的情况下也被平台要求支付清洗费。

“这种重运营的行业一旦没有投资机构的钱可烧了,也只能降低服务标准,想方设法从用户手里捞钱了。”一名共享衣橱行业运营人员向记者表示。

共享行业十分烧钱已经是行业共识,共享衣橱这一赛道也并不例外,从商品选购,物流仓储建设,再到后期的清洗和维护,运营一个二手租衣平台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以选品环节为例,一名二手租衣平台的资深运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与外界认知不同的是,共享衣橱平台在向品牌商采购服装时几乎没有议价空间,“因为走的量太少。”据她透露,通常共享衣橱平台采买时一个款式下只会拿五到十件衣服,“平台吸引用户的策略是尽量丰富自己的SKU,因此不会在一个SKU下面拿很多货。

除了成本高企外,大量的库存积压也是困扰共享衣橱行业的一大难题。如前所述,共享衣橱为了吸引会员持续付费会不断丰富平台上衣服的品类,争取更多品牌商家的合作。然而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一般情况下,一个租衣平台只有三成左右的衣服是真正处于流通之中的,而将近七成就长期积压在了仓库里。

较为讽刺的是,这些二手租衣平台在成立之初时打的口号却是:“低碳环保和可持续发展。”

“二手租衣平台发展到现在感觉就是把大家都不穿的衣服堆积在了一个仓库里面而已。”上述人士向记者感叹道。

而这也造成了衣二三等平台回本周期被相对拉长,刘美媛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了衣二三服装的流转率:一件衣服平均需要3到4个月的流转才能回本。

除了成本上的问题,营收模式的单一也是导致很多二手租衣平台倒闭的一大原因,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共享衣橱行业高度依赖会员付费,一般有超过75%的收入都来自按月租赁业务。而一旦运营和服务跟不上又拿不到新的融资,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但衣二三也并非没有尝试拓宽其营收渠道,衣二三于2020年3月正式上架了洗衣业务,其一件衣服或鞋子的洗涤价格为45元,并且提供包邮服务,客观来看,这一价格相对于线下的洗衣店来说确实有较强的竞争力。

然而,洗衣业务的服务也受到了消费者的质疑,有消费者在黑猫平台上投诉,自己在收到之前送去衣二三清洗的鞋子后发现鞋垫丢失了,并且鞋子洗完后还有一股异味,再联系客服后也并不还没有得到有效的回应。

此外,上述业内人士也向界面新闻表示,一家主打二手租衣的平台却上线洗衣和类似闲鱼的C TO C二手置换业务,也从侧面证明了衣二三原有的租赁业务并不盈利。

漫长的回本周期,单一的营收模式再加上迟迟拿不到新的融资,种种因素终于压垮了这个曾经风头无两的独角兽企业,同时也让人们质疑起共享衣橱这一赛道的未来。

2021年初怪兽充电在美国的成功上市似乎证实了共享商业模式在中国落地的可能性,然而并不是所有商品都适合拿来“共享”。

归根结底,服装是一种私密性较强的商品,无论时代怎样变迁,愿意穿二手衣服的只会是那一小部分人,这就从根本上限制了共享衣橱行业在用户数量增长上的天花板,而一个市场受限的行业也注定没有未来。

(记者陆柯言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73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