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当教育行业监管不断细化严格,下一个机会点在哪里?

行业监管不断细化严格,教育行业面临哪些挑战?下一个机会点在哪里?

监管新政下,教育行业爆发性的增长机会在哪儿?

备受关注的职业教育赛道,谁的机会更大?通用性技能培训还是垂类职业提升?

2B 类教育服务大方向之下,如何和学校做「伙伴」?

借力资本东风,新政时代,教育行业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近日,由多鲸资本承办的 EICD 中国教育培训大会 · 教育资本专场在上海得丘花园酒店正式举办。在普维资本投资副总裁纪珊珊的主持之下,掌门教育投资经理金洪运、北塔资本投资总监李逸飞、中缔资本投资总监杨柳、华叶跨域联合创始人陆启星就新政监管下教培机构的转型和机会进行了深入探讨。


普维资本成立于 2013 年,旗下管理了 7 支基金,重点投资方向为数字经济、互联网与新一代信息技术、新媒体、新文娱、新消费、智能制造等领域。


掌门教育是一家 K12 教育的公司,专注于 K12 一对一培训业务。

北塔资本专注于教育行业早期创业的风险投资机构,已累计投资 110 余个早期教育创业项目。


中缔资本是君怀集团旗下的一级市场股权投资的投资平台,主要关注文化教育、消费零售、科技、医疗健康领域。


华叶跨域是一家专注于教育领域的大数据公司,旗下有「考一考」、「智慧教育云平台」、「教育考试专题」等系列产品。

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李逸飞:对于政策监管,北塔资本大概一年半之前就已经有预感,预感主要来于当时市面上大量在线教育广告的投放。所以我从那时起基本上开始专注去投职业教育。对于监管政策,我个人简要的判断有两点:

 

第一,监管不是为了干掉这个行业。教培行业是一个很重要的服务性行业,也能吸纳大量的人员就业。监管的逻辑不是干掉行业,而是治理行业中的乱象,比如过度营销而损耗教育服务的品质、刺激教育焦虑等。

 

第二,监管的本质还是为了行业能够更加良性的发展。所以监管不意味着教育投资到了退潮或者停止的阶段。在这波政策监管之后,会有更多的细分赛道涌现,更多优质的创始人会留下来,甚至会愿意继续深入到这个行业。

 

金洪运:国家其实是希望通过一定的教育改革,从而减轻无论是家长、学生还是成年人的学习负担,想把这一部分的消费力解放出来,再用到别的地方。国家近期的改革策略里,明显有降低教育支出在家庭支出里占比的意味。

 

杨柳:这次教育行业大力度的政策动作并非突如其来,2018 年已经有相关政策,只是后续没有执行到位,这次监管是把 2018 年的监管延伸和加强。我个人认为,对两点行业影响:

 

第一,对于整个 K12 教培,尤其是学科类教培,我个人观点比较悲观。从 18 年有政策风向后,我们就没再投一家 K12 教育机构。

 

第二,未来学科类品类占比较重的机构可以转型,对于成熟的、有基础沉淀的机构,还是有一些发展机会。整体来看,未来细分领域会走出来更多优秀的教育公司。

 

陆启星:首先,教育新政出台的最大原因是防止教育内卷。教育治理是双管齐下的,不只控制线上的培训,也控制线下的实体学校,这点大家可能没注意到。一个深刻感受是义务教育阶段再也不会有那种借着名校名头办的盈利性学校了。

 

第二,政策监管是教育行业优胜劣汰的过程,不管是线上教育还是线下教育都要回归教育的本质,就是把人教好,而不是把广告打好。

 

第三,进校业务可能是线上教育机构拥抱监管、拥抱政策甚至是纳入到教育体系内的方式。不管是学科类教育还是素质类教育都是 K12 教育很好的补充部分,找到一个衔接的桥梁和通道进行有机融合,未来 K12 赛道还有很多发展机会。

 

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陆启星:不论是学科类教育还是素质类教育,将校外培训服务转化为课外活动「第二课堂」,实际上是一个新的市场,我相信可能从下半年甚至到明年会有一个持续的爆发性增长。大概三四年前,北京市教育局采购过一项「第二课堂」服务,成为一次很好的试点。之前政府对于教育的投入太低,所以没有能力去满足家长的个性化选择。现在政府要加大投入,那课后三点半的「第二课堂」的服务采购,就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一个很大的合规市场。

 

杨柳:中缔资本关注两条线。第一是产业方向,我们投初中阶段之后的学校,包括高中、中专、大专甚至本科。第二是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方向。

 

职业教育赛道相较 K12 教育赛道比较小,我们选择投资标的时会看重两个维度,第一看企业是否属于细分领域头部。第二看企业有没有能力去覆盖不同领域,如果企业具有像中公一样横向拓品能力,即使项目处于早期,我们也会去投。

 

素质教育阶段,虽然中考高改革给了如体育、艺术、音乐等细分领域一些发展机会,但在各细分领域中,我们还没看到能够较好解决坪效、人效、时效这三点问题的机构。如果某个机构能够在以上三点问题上有两点创新性解决,那我们是比较看好的。

 

其次,在「课后三点半」这个角度,部分地方已经出文要公办体制内学校采购教育服务,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个资源生意。如果企业有「课后三点半」后教育服务的经销能力,我们也会关注。

 

李逸飞:整体来看,有三个建议。第一,未来一年内,北塔资本的关注领域和大家一致——职业教育、教育出海、素质教育。但有两点问题要注意:第一,细分领域的市场规模没想象中那么大,Top3 以下的公司,体量超过 5 个亿的很少;第二,好未来、新东方这些行业巨头也会往这几个领域走,会把在 K12 赛道成熟的运营方式带到这些细分领域来,之后这些领域会面临什么样的竞争,值得思考。

 

第二,作为投资人,我对整个教育行业的观点依然抱有乐观态度,特别是职业教育这个领域,未来肯定会出现新模式。目前职业教育赛道会有两个比较大的细分机会。第一是通用性技能培训,比较适合去做知识付费或者在职培训。第二是垂类职业的技能提升与长期职业发展培训。

 

第三,关于「课后三点半」的教育服务采购,现在学校采购的成本价卡得很死,企业需要算下经济模型。如果进校,企业的经济模型是不是成立?所以「课后三点半」并不是每一家教培机构转型的适合方向。如果成本控制好、课程优质,可以考虑进校;如果成本很高,那企业的经济模型很有可能算不过来。

 

另外,目前教育行业出现了一些的新范式,比如类似 Roblox 这种教育平台公司,用社交化的学习方式改变传统的教育模式和师生互动模式,学生通过平台进行自我学习和教育,再把自己的学习实践成果发到网上,让别人玩自己编程出来的小游戏,并且编程游戏的代码开源,允许二次创作。这种新范式还没有完全成熟,但值得关注。

 

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李逸飞:职业教育分通用性技能培训和细分垂类的职业提升,不同品类都有比较大的潜力。通用性技能培训用户规模更大,但用户的 LTV 可能不会特别高,或者用户的 APPU 不够高。企业想快速发展靠的是用户规模。

 

细分垂类的职业提升,个人看好几个品类:第一种是传统行业进行数字化升级而产生的新职业。以建工品类为代表,这类行业体量规模大,但传统从业者素质相对较低,垂类目前面临升级换代的问题,整体从业者规模在下降的同时,新一代劳动者生产率要求更高且素质能力要求更好。

 

第二是比如康复训练、心理辅导等新型服务行业品类。当城市人口有了足够的消费能力,就会诞生第三服务产业里的高端服务。这种高端服务的人效高,对从业者的素质要求也比较高。

 

金洪运:职业教育,我比较看好两类,第一类是高素质蓝领教育,比如高薪育儿嫂、高端养老养护服务人员。中国现在其实最大的职业教育公司就是新东方烹饪学校和山东蓝翔技校。第二类是填补大学教育体系空白的垂类,这种垂类能够填补学生所接受的传统教育和实际工作素养能力要求之间的落差。比如大学只教了学生如何写 Python,但没教怎么用 Python 做数据分析。

 

杨柳:职业教育赛道简单分两类,2C 和 2B。2C 就是考证,这类我们会重点关注企业的财务合规性,判断它是否能够达到上市标准。如果不能达到上市标准,再考虑能否并购。

 

2B 多为建校或者校企共建模式。这个方向,我们会重点关注两点,一是企业有无跨学科发展的可能性,二是企业能否从传统的 2B 校企共建模式拓展到如 2C 或线上的新领域。以上两点,无论做到哪一点的突破,都很有价值。

 

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陆启星:新政对教育从业者有两个好处。第一,教育经费和投入会额外增加。大概今年 10 月份,民促法详细条例会出台相关政策,政府的相关投入和预算会越来越多,做进校业务的企业,其机会就会越来越多。第二,新政把学校对校外教育服务的购买规范化了,之后我们可以更加光明正大地进校。教育主管部门永远需要优质的课程、优质的资源。但需要注意一个前提,校外培训不能成为取代公立教育的主流教育模式,而应该是公立教育的有益补充。

 

金洪运:公司体量小的、做 2B 业务的 SaaS 企业未来的发展会遇到困难。未来 1 – 2 年内,做 2G 业务的企业可能会有机会,但是每个省市都是单独招标采购,差异性较大,运营效率低,需要注意。

 

李逸飞:我个人看好的一个发展方向是帮助公立教育体系进行数字化教学的能力提升。之前北塔资本投资的企业中,有一家的主营业务是针对公立学校提供平板教学服务,增长情况很好。这类服务增长好但门槛高,需要同时具备硬件供应链能力、软件服务能力、售后服务能力还有师训能力。

 

另外提醒大家,在 2B 服务里,要区分清楚一个赛道或者一个业务有没有必要资本化,有些赛道或业务可以作为一个赚钱的生意,但没必要资本化。

 

杨柳:我同样秉持一个观点:生意就是生意、投资就是投资,好的生意不见得是好的投资。目前中缔资本不看纯粹给学科类教育机构做信息化服务的公司,会更关注智慧教育能力提升的公司。

 

教育监管新政下的优胜与劣汰

 

李逸飞:早期投资最看重创始人,人是第一位的。北塔资本倾向投一个既有技术背景又对教育有一定认知的团队。对一个早期项目的创始人来说,除了有教育情怀之外,决定能走多远的是对教育本身的认知,需要对所谓的教育范式或者教学法有很深的掌握。而如果这个创始人同时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就意味着能够把新兴技术带到教育行业,并且去做很深的应用。

 

金洪运:产业投资方面,掌门教育之前投的公司和主营业务之间具有非常强的协同性。我们有很大的用户池和用户量,会看重用户之间的导流。接下来我们会更加注重整个业务版图的布局,协同性的重要性次之。从行业地位考虑,我们会看细分领域 Top3 或 Top5 的企业。

 

杨柳:中后期的教育投资有两个投资逻辑,一个是产业投资,一个是财务投资。产业投资主要看业务协同,只要跟我们学校有产业协同的,即便是早期的项目,我们也可以投资。财务投资逻辑会保守一点。领域方面,中缔资本主要关注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教育信息化。

 

陆启星:从教育从业者的角度来看,创业团队需要具有三个特质。一是具有教育情怀,热衷教育事业,中国的教育事业是一个长期且需要耐心的事业。二是要专业,教育赛道太细了,如果不够专注和专业,什么都做不好。三是能够准确定位,「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选好大的战略方向非常重要。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70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