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了2000万的币圈韭菜,度假去了

文 | 凤凰财经 祁彪

编辑|江淼

“都亏光了。”

陈光的声音嘶哑,状态有些恍惚:“正在慢慢调整自己,现在的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毕竟生活还要向前看。”

为了赚钱买婚房,陈光去年和朋友一起在四川建起了虚拟货币矿场,把工作以来攒的钱都投了进去,但由于经验不足,兜兜转转一年多还没有收回成本,就赶上了矿场关闭大潮,矿场被迫关闭。

亏了2000万的币圈韭菜,度假去了
四川关闭虚拟货币矿场视频截图

6月20日凌晨,四川所有虚拟货币矿场被集体断电。

“这次断电清退引发的币圈暴跌,让我亏了近两千万,是我进入币圈之后损失最惨重的一次。”靠炒币暴富的赵乐说。

2015年就从事虚拟货币挖矿的矿总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五味杂陈:“这几年已经习惯了矿工这个身份,现在清退矿场,不知道将来还能干什么。”

“首付没了,不知道婚还能不能结”

陈光在西北一个少雨缺水的山村长大,毕业于西安一所还算不错的高校。“我学的是土木工程,虽然学校不是非常好,但已经是村里同龄人中读的最好的学校了。”陈光说。

2015年毕业之后,陈光辗转于几家建筑公司,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项目上。“哪里有项目人就在哪里,我就是别人嘴中常常提到的‘工地狗’。”陈光说。

陈光有一个从大学时期就相恋的女朋友,这些年感情一直不错。“项目期间,我几乎吃住都在工地,生活枯燥乏味,与异地的女朋友视频聊天是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亮色之一,但去年女朋友一番话却让我们这段感情走到了十字路口。”陈光说。

“凑够首付,在西安买套房子,我们就结婚,都马上三十岁了,我耗不起了,别的彩礼什么的我都可以不要,但是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是我的底线,我不想再过居无定所的生活。”

这是经历多次搬家之后,女朋友给陈光的最后通牒。

“我不怪她,毕竟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当时想的就是尽快凑够首付,给这段感情一个最终的交代。”陈光说。

然而,大几十万的首付款,却让陈光为了难。“毕业之后也攒了一些钱,大概有二十几万,我已经很努力很节省了,但离首付还远远不够。恰逢此时,有朋友找到我说虚拟货币矿场几乎稳赚不亏,可以合伙干,正常情况下一年多不但能够收回成本,而且能够凑够首付,于是我就心动了。”

陈光很早就关注币圈了,也经常能够看到一些投身币圈一夜暴富的故事。“我的性格比较保守,可能和从小的成长经历有关,看到币圈那些暴富故事也会很心动,但一想到大多数人还是被当韭菜割了,就对炒币望而却步,而挖矿与炒币相比,风险确实小得多。”陈光说。

接下来,选址,购买设备,筹备了大半年的时间,去年年底,一座小型矿场终于开工了。“我算是个小白,朋友的经验也不多,因此选址、购买设备都走了不少弯路,也比别人的成本高了不少,但正常运行之后,总算看到了希望。”陈光说。

然而,正常运行没几个月,一场疾风骤雨般的监管风暴来袭,让陈光乱了阵脚。“最开始是圈里传出要严打的风声,接着是内蒙古、青海等地掀起矿场关闭浪潮,当时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内蒙古、青海用的都是火电,不环保所以会被查,而四川用的都是更加环保的水电,且都是过剩的电能,应该没事。”

然而,随着6月20日四川全省范围对于虚拟货币矿场断电清退,陈光终于意识到摆在面前的只有关门一条路了。

亏了2000万的币圈韭菜,度假去了
四川出台的清退虚拟货币矿场文件

“钱没赚到,积蓄也亏光了,首付彻底没希望了,现在和女朋友正在冷战,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了。”

“这轮币圈震荡,我亏了两千万”

与陈光相比,清退矿场大潮带来的币圈震荡,虽然没有让赵乐血本无归,却也元气大伤。

“这波暴跌,我差不多亏了两千多万,有很多人几乎倾家荡产。”赵乐说。

2016年,赵乐投资基金和期货失利,不但把存款亏光,还负债两百多万,走投无路之下,把信用卡里的三十万备用金全部投入到了币圈。

最开始投资比原链,之后又投资了比特股、MX等十多种虚拟币。“几乎没怎么投资过比特币,虽然比特币是虚拟货币的鼻祖,相对来说也是最为外界熟知,但其实发展到现在,比特币的涨跌已经相对稳定,投资收益比并不高。在币圈,猛涨几十倍的虚拟货币很常见,百倍币、千倍币也偶尔出现,这些币才更适合投资。”赵乐说。

“兜兜转转四年多下来,债务还清了,也赚了不少钱,但是这次币圈震荡,却让我有些懵,一切都来得太快了。”赵乐说。

2021年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要求金融机构须充分运用科技手段,加强对涉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和资金的监测,及时采取暂停相关账户交易、注销相关账户等措施,并将问题线索报告相关部门。

次日,虚拟货币市场应声而跌,几乎全线崩溃,比特币日内跌幅最多超过三成,一度跌破3万美元,今年以来价格急速蹿升的狗狗币日内跌幅将近55%,币安、火币、OKEx三大交易所的平台币也暴跌超过4成。由此导致大量交易者“爆仓”,亏损超过460亿美元。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

会议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要维护股、债、汇市场平稳运行,严厉打击证券违法行为,严惩金融违法犯罪活动。

两天之后,虚拟货币再次集体崩盘,其中比特币跌幅一度超过16%,莱特币、以太坊也跌了不少。

“亏钱的大多都是新韭菜,像我这种早已经把本金收回的人,不存在这个问题,只不过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暴跌中遭受重创的赵乐,准备先带着妻子孩子出去旅游,然后再一个人去自驾游一段时间。

“从去年疫情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带家人出去过,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放松放松。同时计划去拜访一些外省的朋友,叙叙旧聊聊天,看看外面的世界。”

风暴过后:要么关矿,要么去国外

伴随政策的相继出台,矿工的心理也经历了复杂的变化:从最开始的“没当回事”,到“抱有一丝希望”,到“逐渐害怕”,再到最后的“完全绝望”。

四川下令全部关停比特币矿场后,有矿场主在社交媒体上写到:“在低低的啜泣声中,大家吃了散伙饭,中国的比特币挖矿时代告终。”

尽管氛围搞得挺悲情的,但网友评论却毫不留情地戳穿了这种“自我感动”:“投机就投机,还整出理想和情怀来了?”

“当‘水电挖矿大省’四川也举起‘清退大旗’,一方面表明了国内清退虚拟货币‘挖矿’的决心,另一方面也打破了矿工‘最后的幻想’,虚拟货币‘挖矿’或将真正退出中国”。

“这次可以说是彻底告别了,挖矿去中国化的进程已经开始了。”

摆在中小矿场们面的路只有两种:要么关矿,要么去国外。

体量较大的矿机企业和矿场主,已经开始向国外迁移。据中国第一家矿机上市企业“嘉楠科技”微信公众号消息,日前,嘉楠科技已正式开启在哈萨克斯坦的自营挖矿业务,首批阿瓦隆矿机上架开机运行。

而中国另一大矿机企业比特大陆也在6月22日表示,暂时停售现货机器。此外,比特大陆已宣布全面向海外转移,部分中高层员工正向海外转移。

然而,对于许多中小矿场来说,出国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我的矿场也关掉了,这是大环境,必须要服从。对于未来具体该如何走,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有一点我是确定的,我不会把矿场迁到国外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风险太大。”矿总说。

矿总并不姓矿,也不叫总,这是矿工圈里人对矿总的称呼,有几分调侃,也有几分尊敬,毕竟矿总算得上挖矿圈里的老人儿了。

从2015年在苏州建立第一个矿场至今,因为电价不断升高,矿总先后把矿场建在了内蒙、青海、四川。

“矿场的两大支出就是矿机和电费,相比较而言,电费是最大的成本支出,电费越低,我们赚的就越多,电费越高,我们赚的就越少,甚至是赔钱。”矿总说。

于是,矿场的迁移也就遵循了这条最基本的原则,哪里电价便宜,就把矿场建在哪儿。

矿总矿场的迁徙路线,几乎就是中国矿场迁移路线的缩影。这条路,是币圈一位人称“宝二爷”的大佬找到的。

2014年,宝二爷在内蒙古建立了自己的矿场,每天能挖出500多个比特币。那时的宝二爷,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矿场的场长。

2015年,在内蒙古建的矿场挖矿电费成本已经超过收益,宝二爷不得不去寻求更低价的电费来维持矿机的正常运转,他开车前往四川,沿着川藏线从雅安入藏,沿途的大大小小发电厂都考察一遍,发现很多产能过剩的水电站,当时在四川的挖矿成本几乎是内蒙古的一半。

宝二爷随即带着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四川,在大渡河边上建立矿场,还引领了一波全国范围内的矿场大迁徙,大大小小的矿场雨后春笋般,星罗棋布在四川山区之中,并逐渐扩散至贵州、云南等水电充沛的地方,有的甚至去了东南亚。

2018年,矿总的矿场,最终也循着矿场迁移的主流脚步,最终落脚在了四川。虽然此时宝二爷已经在当年春节期间因为“自己是行走在法律边缘的人,不知道哪天就进去了”而远遁美国,但这并不影响矿总在四川挖矿赚钱。

然而,这次监管风暴却让矿总始料不及。“这波亏的,基本都是新入圈的矿工,还没等到赚钱就停掉了,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老矿工来说,冲击也很大,现在只能选择低价卖掉设备,以后矿场可能也没法干了。”矿总说。

实际上,除了卖矿机,还有人卖电厂。四川打击矿场之后,某著名旧货交易平台上突然多出了一批售卖水电站的信息,而这些水电站基本多位于四川。

亏了2000万的币圈韭菜,度假去了
某二手交易平台出现的水电站转售信息

“因为之前挖矿主要是靠这些水电站,如今清退矿场,这些电站也不得不寻找新的买家。”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关矿?还是转移海外?不管矿工们选择哪条路,挖矿生意在中国的辉煌年代已成为历史。

与之相随,炒币在中国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逼仄。

来源:凤凰WEEKLY财经

原标题: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98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