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翻盘”无望了

按照2021年7月5日收盘价,美的集团(000333.SZ)、格力电器(000651.SZ)市值分别为4806亿、3001亿,静态市盈率分别为17.7倍、13.5倍,美的市值领先格力60.1%。

美的、格力对各自的估值都不满意,试图通过回购提振市场信心。

回购收效甚微

格力连续实施了三期回购:

2020年4月10日,格力宣布“第一期回购”——动用自有资金30亿~60亿进行回购,价格不超过67.8元/股。第一期回购累计买入1.08亿股,总对价60亿,均价55.36元/股。

2020年10月13日,格力宣布“第二期回购”——动用自有资金30亿~60亿进行回购,价格不超过69.02元/股。截至2021年5月17日回购完毕,累计购入1.01亿股,总对价60亿,回购均价59.3元/股。

2021年5月26日,格力宣布“第三期回购”——运用自有资金75亿~150亿进行回购,价格不超过70元/股。截至2021年6月30日,累计回购6000万股,总对价31.75亿,回购均价52.9元/股。

格力三次回购动用资金152亿(按计划还将投入118亿),但收效甚微。

2021年7月5日格力收盘价49.89元,较第三期回购已完成部分的均价低5.7%,较第二期回购均价低15.9%、较第一期回购均价低9.9%。

美的于2021年6月1日披露——动用资金25亿~50亿进行回购,价格不超过100元。截至6月30日,累计回购1045万股,总对价7.8亿,均价74.75元/股。

2021年7月5日,美的收盘价68.2元,较已回购股票均价低8.8%。

一旦资本市场看淡一家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单靠回购挽回不了局面。

营收增速放缓

2012年,美的、格力营收分别为1030亿、993亿。这一年方洪波、董明珠同时接任“操盘手”,两家公司的起点基本相同。

2016年,美的、格力营收分别为1590亿、1083亿,格力相当于美的的68%。在方洪波治下,美的领先优势从4个百分点扩大到近40个百分点。

2018年,格力营收逼近2000亿,相当于美的的76.3%,但到了2020年格力1682亿营收不到美的的60%,差距再度扩大。

格力“翻盘”无望了

2018年、2019年、2020年,美的营收同比增速均是个位数,2020年只有2.2%。格力更惨,2019年零增长,2020年同比下降15%。

美的多元化能力胜出,格力空调领先优势缩小

美的将家用空调与暖通空调收入合并披露,而格力只单独披露家用空调收入。尽管涵盖范围小,但格力“家用空调”营收规模却长期力压美的“家用空调+暖通空调”。2018年格力家用空调业务营收1557亿,美的家用空调和暖通空调加起来不到格力的一半。 

“逆转”发生在2020年,美的“家用空调+暖通空调”收入达1212亿,首次超过格力“家用空调”收入。按照这个趋势,美的成为真正的家用空调“龙头老大”有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2018年冲高之后,格力家用空调收入就开始下降,2019年、2020年同比降幅分别为11%、15%。2020年,格力全国空调零售额1475亿,同比下降22.8%,美的空调业务收入却逆势增长48.5%。一升一降之间,格力被反超。

格力“翻盘”无望了

美的消费电器包括冰箱、洗衣机、厨卫及品种繁多的家电产品,2018年销售收入已达千亿级别。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板块的主体德国库卡(KUKA),美的并购后业绩缓慢下滑,2020年营收216亿,较2017年下降20%,每年下滑7.2%。

格力“翻盘”无望了

格力空调以外的业务与美的不在一个“段位”。

2020年格力“生活电器”销售收入45亿,仅相当于美的“消费电器”收入的4%。

2020年格力“智能装备”收入7.9亿、同比下降63% ,营收相当于美的的3.7%。

格力“翻盘”无望了 

格力喊了多年“加快多元化布局,培育新增长点”,智能装备、精密模具、再生资源、新能源、半导体、医疗健康……这些板块加在一起也没有改变格力电器对空调业务的高度依赖。

事实胜于雄辩,多元化是格力冲不破的“玻璃天花板”,而“空调之王”的桂冠也已经“戴不稳”。与美的相比,投资者更加担心格力的营收增长前景。

盈利能力,美的后来居上 

1)总体毛利润 

美的、格力制造成本均由材料、人工、折旧、能源四个部分构成。

四大成本中占比最大的是材料成本,2020年美的、格力分别为1445亿、759亿,分别占营收的50.8%、45.1%; 

占比居第二的是人工成本,2020年美的、格力分别为111亿、42.6亿,分别占营收的3.9%、2.5%;

占比第三的是折旧,2020年美的、格力分别为30.1亿、16.9亿,分别占营收的1.1%、1%;

占比最低的是能源成本,2020年美的、格力分别为25.7亿、7.8亿,分别占营收的0.9%、0.5%。

格力“翻盘”无望了

格力在成本控制方面显然更胜一筹,而且优势越来越大:2018年,格力四大成本合计占营收的51.9%,比美的低2.5个百分点;2020年,格力四大成本合计占营收的49.1%,比美的低7.6个百分点。

2020年美的、格力制造业毛利润率分别为26.6%、32.6%,格力领先6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美的家电品类繁多而格力七成以上收入来自空调。专注空调且在空调制造方面具有先发优势和规模优势,是格力制造成本低的关键原因。

2)费用控制

美的、格力主要费用依次为销售、管理和研发。

销售费用主要包含促销、运输、宣传、维修及薪酬。

2018年美的销售费用311亿,占营收的12%;2019年增至346亿,占营收的12.4%;2020年回落至275亿,占营收的9.7%。 

2018年~2020年格力销售费用分别为189亿、183亿和130亿,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5%、9.7%和7.8%。 

格力管理费用控制得非常好,2020年管理费用36亿,相当于美的的38.9%,占营收的比例为2.1%;同期美的管理费用达92.6亿,占营收的3.3%。 

至于研发费用,二者不遑多让,2020年美的、格力分别为101亿、60.5亿,占营收的比例均为3.6%。但美的研发费用比格力多40.7亿、金额高67.2%。40多亿,能做许多事,这就是规模优势。 

格力“翻盘”无望了

2020年美的、格力总费用率分别为16.5%、13.5%,美的再次比格力高3个百分点,格力专注空调这个因素仍起很大作用。

3)净利润&现金流

2012年,方洪波、董明珠接班时,美的、格力净利润分别为32.6亿、73.8亿,格力盈利能力遥遥领先;2014年,美的、格力净利润分别为105亿、142.5亿。2012年格力净利润为美的集团的226%,2014年这个比例降至136%。 

2015年,美的、格力净利润分别为127亿、126亿,格力爆冷被超越。

随后几年,格力重新振作,2015年净利润是美的的105%;2017年、2018年连续超过美的的120%。 

2019年,格力净利润再次被超越;2020年格力净利润222亿,相当于美的的80%。

格力“翻盘”无望了 

2021年Q1,格力扣非净利润达33亿,同比增长131%;而美的扣非净利润为66.5亿、同比增长38%。一季度是空调销售淡季,格力受此影响远大于美的,2021年Q1格力净利润接近美的的50%已经算是奇迹,2020年Q1这个比例不到30%。

2020年,格力净利润为美的的80.6%,而经营活动现金流仅为美的的65%(2018年这个比例曾高达96.7%)。

格力“翻盘”无望了

由于季节性因素,格力Q1经济活动现金流有可能出现负值,2020年Q1净流出118亿、2021年Q1净流出43亿。

营收、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美的三大核心指标全面超过格力,市值比格力高60%有一定道理。

分红,格力“动作变形”

格力、美的都有分红、送股非常“豪爽”的口碑。

2012年董明珠“执政”以来,除2017财年,每年都有例行“红包”,2018年、2020财年还各发了两次(中报、年报)。

2020年H1净利润63.6亿,分红支出59.2亿;2020年净利润222亿,预计分红支出178亿。2020年两次分红合计支出将达237亿,相当于净利润的107%。

格力“翻盘”无望了

董明珠如此热衷于现金分红,并非完全没有私心。执政前,董明珠在2008~2011年分到2971万;执政后2012年分得2115万;2016年分得7977万,累计3.13亿;按2020年分红计划,董明珠可分得1.78亿,分红收入累计达6.38亿。

格力“翻盘”无望了

以上只是董明珠直接持股所获现金分红。按2020年分红方案,持有9亿股的“珠海明骏合伙企业”(董明珠的一致行动人)将分得36亿元。

美的分红也很慷慨,但不失理性:一是现金分红占净利润的比例最高44%;二是金额稳步提升,没有大起大落,更不会不分。

格力“翻盘”无望了

2017年“任性”不分,2020年分掉的现金超过净利润,格力分红动作有些“变形”,根源显然在“董小姐”的心态。

多元化、压货、大分红、大回购……能使的招数已经使尽,不论营收、利润还是市值,格力已经没有翻盘的希望。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9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