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华为和字节跳动这两家之前从未有过交集的巨无霸,在时代的驱赶和自身发展的驱动下,在线下卖车领域狭路相逢。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一出科技巨头版的《哥斯拉大战金刚》即将上演:华为和字节跳动这两家之前从未有过交集的巨无霸,在时代的驱赶和自身发展的驱动下,在线下卖车领域狭路相逢。

字母榜(ID:wujicaijing)获悉,字节跳动旗下懂车帝即将在7月份推出首家线下体验店,选址位于重庆春风城市心筑,将展出各品牌经销商的车型。

早于字节跳动3个月,4月20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上海南京东路的华为旗舰店,对外宣布卖车计划。余承东认为,“智能电动汽车销量虽然没有手机那么大,但是单价高,能够弥补手机的销量缺失”。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上海华为全球旗舰店内的华为赛力斯汽车

相继盯上“汽车超市”的背后,是华为和字节跳动正在经历的大范围业务变动。

2019年5月遭到美国制裁,手机等多块核心业务难以为继,成为华为一系列转型的导火索。

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数据显示,2019年华为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约1/3份额。到了2020年第四季度,这一数字下降至22%,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44%。

这直接造成华为消费者业务增速从2019年的34%,断崖式下跌至2020年的3.3%,为历年最低。华为2020全年销售收入增长也陷入十年新低,营业利润首次下跌。

为了弥补损失,华为过去两年间加速多元扩张,发力鸿蒙操作系统、5G工业应用、能源业务、视频内容生态、汽车产业链、云计算等诸多领域,线下门店卖车为其中之一。任正非在去年11月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提出,华为需要从一家“硬件先进公司”转型为“软件先进公司”。

在投资人江一看来,华为所有的举措都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允许内部业务什么赚钱干什么;二是赚取更多自由现金流,不排除允许部分业务体系走向资本市场。

与此同时,经历九年高速发展的字节跳动也走到了增速减缓的转折点。QuestMobile数据显示,抖音推出4年后,2020年初增速已从2019年的733%跌至60%,今日头条DAU也呈现负增长趋势。

早在2016年,张一鸣已经在思考字节变慢之后的新增长点。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张一鸣

在他看来,一是“公司越强大就越要往底层走,往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走”——字节云印证了这一点;二是“C 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于是有了飞书、巨量引擎、火山引擎。

今年6月,在字节跳动“CEO面对面”会上,即将接替张一鸣的新任CEO梁汝波表示,公司变大,也在进入新阶段。

增设懂车帝体验店,布局线下卖车场景,是字节跳动在张一鸣交棒梁汝波的变革时期,主动寻找的新增长点之一。再加上已经布局的云计算等业务,梁汝波面临一场带领字节跳动从轻转重的新考验。

围绕线下卖车,华为“偶遇”字节跳动。两大巨头为了寻求新的增长引擎,将不可避免地一再踏足对方后院。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字节跳动涉足线下卖车早有预兆。

4月,字节跳动成立重庆万象优车科技有限公司,并启动懂车帝体验店店长和体验店运营负责人等岗位招聘。

字母榜获悉,重庆首家线下体验店已定于7月份营业,目前正在进行装修收尾工作。待试点运营成熟,懂车帝线下体验店将在全国铺开。

华为差不多同时官宣卖车,而且步子迈得更大。

目前,华为正在把各地旗舰店改造为卖车门店,7月底前完成200家店,年底拓展到1000家以上。余承东还在公司内部定下了明年销售30万台的目标。

两家打法大相径庭。字节跳动依托懂车帝汇聚各大品牌经销商资源,届时线下体验店将作为各种车型展示的场所。

华为则依托线下既有门店,暂时只售卖跟自己有合作的车型,目前包括赛力斯SF5、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和长安合作版等三款车。

布局线下门店卖车,华为和字节跳动各有小心思。

按照年售30万辆计算,扣除厂商收入后,2022年华为能够从卖车中赚到不超过100亿元,对比手机过千亿元营收,显得杯水车薪。

但华为现阶段卖车,还有另一层用意,即借助卖车与手机以外全屋智能家居业务形成联动,最大程度保住线下渠道。

截至2020年底,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建有12家旗舰店、5000多家体验店,接待用户数超过8000万。在趋近成熟的IoT市场,手握庞大线下销售渠道的华为,将具有先发竞争优势。

投资人江一向字母榜表示,拥有线下卖车店之后的字节,未来未尝不可学习华为,在店内售卖相关智能硬件,成为自身IoT生态的线下展示厅。

这方面的最新例子是谷歌。6月中下旬,谷歌纽约总部大楼底层开设了全球第一家线下零售商店,与位于纽约14街的苹果旗舰店仅一街区之隔,用以集中展示、售卖旗下包括Pixel手机、Pixelbook笔记本电脑、智能耳机、Fitbit手表、Nest系列智能居家等产品。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线下门店卖车,只是华为寻求突围的一部分。

围绕任正非提出的“软件先进公司”目标,华为重点规划了三个方向:鸿蒙操作系统、车联网、华为云。鸿蒙成为无可争议的排头兵。

在6月2日推出公测版后,华为内部人士称,Harmony OS升级用户一周内已经突破1000万。得益于此成绩,王成录将年内升级鸿蒙OS的设备数,从3亿台(16%市占率生死线)提升到了4亿台,不包含第三方设备。这也意味着现有超7亿华为手机用户中,一半以上都要在下半年内完成升级。

鸿蒙更大的挑战在生态侧。根据6月2日发布会最新数据,Harmony OS搭载的常用高频应用已突破300+,另有1000+硬件伙伴、50万+开发者正在参与到鸿蒙生态建设当中。但相比Android 2000万开发者,iOS 2400万开发者,HarmonyOS差距鸿沟依然巨大。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车联网方面,美国制裁禁令发布半个月后,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正式成立,以汽车产业链Tier1的博世来定位自己的增量部件供应商角色。在软件端,华为则用“类似手机厂商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开发智能手机”的比喻,来解释华为的车联网方案。

但挑战依然存在:一是主机厂商的不信任。曾参与北汽极狐项目的前华为BU员工向36氪提到,“传统车企对华为还有提防的心态,这导致华为很多优势发挥不出来。”二是随着主机厂实力越来越强,自研车载操作系统势必提上日程。小鹏汽车CEO何小鹏曾公开发表观点,认为“像苹果这样的软硬件一体可控模式,在智能汽车企业里面会出现越来越多。”

云服务成为三者中进展最快的一块。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2020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追踪数据显示,华为云(4.2%)已经位列全球第五,仅次于亚马逊(40.8%)、微软(19.7%)、阿里云(9.5%)和谷歌(6.1%),且市场份额增速第一。

尽管进入中国前二,但面对仍处在投入期的云服务市场,华为云的商业造血和盈利能力还要很长时间等待。

华为内部也对转型有心理准备。在2021年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向媒体表示,华为董事会“在2018年底通过了一个决定,投资20亿美金提升软件能力,在5年周期内,软件工程能力再提升一个台阶。”

在芯片国产化改造完成之前,华为强化软件能力,提升软件和服务收入占比,已成为必选项。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华为“由硬变软”,字节跳动则正在“从轻转重”。

2018年,张一鸣被媒体问到关于互联网下半场用户红利消失,字节跳动如何应对的问题。张一鸣从深和宽两个维度给出答案:深:场景更丰富+价值链更深;宽:全球化+拓展网络边界(如IoT)+To C转To B(底层基础设施)。

字节从轻转重的伏笔就此埋下。

两年后,字节跳动推出火山引擎,一个面向企业的数字服务与智能科技平台,希望结合字节跳动在业务增长、A/B测试方面的丰富经验,为各行业企业提供系统化的全链路解决方案。

据《晚点 LatePost》消息,火山引擎部门将在今年9~10 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IaaS服务,开始构筑企业服务的底层基础设施,并参考华为云晋级之路,希望做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之外的“中国第四朵公有云”。

IDC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3124.2亿美元,同比增长24.1%;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达到193.8亿美元,同比增长49.7%,在全球各区域中增速最高。

但在前景广阔的云计算面前,分管火山引擎的字节技术副总裁杨震原曾一度担心:竞争激烈的IaaS市场,可能难有字节的位置。

虽然云市场规模在与日俱增,但无论是按照IDC还是Gartner的标准,云计算领域靠前的位置,已经被几大巨头长期霸占,TOP 3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或者谷歌云的位置六年未发生变化。

加大对外投资成了字节跳动弥补时间差的手段之一。2020年至今,字节跳动的身影先后出现在为零售业客户提供大数据服务的奇点云,专注B2B营销AI服务的百炼智能,提供云平台的才云科技,以及为企业用户提供数据协作管理产品及服务的黑帕云。

从2020年开始,字节跳动一边将业务触角扩张到电商、本地生活、游戏、教育、金融、医疗、汽车等更多领域,一边加大对外投资,仅2021年第一季度,字节跳动公开投资就达16起,是2020年总投资数的一半。

疯狂扩张新业务和大举投资的背后,是字节跳动既有核心产品的增速放缓现实。QuestMobile数据显示,抖音推出4年后,2020年初增速已从2019年的733%跌至60%,今日头条DAU也呈现负增长趋势。

不仅字节跳动,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在陷入增长困境。以2020上半年数据为例,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11.55亿,同比增速1.7%。两年前,这一数字是6.2%。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正如美团创始人王兴2018年预测的,所有公司得接受“竞合将成为新常态”。科技公司想要继续保持增长,就必须攻入对方核心领地,华为卖车、字节发力To B,背后都有这样的逻辑存在。

寻找新增长点、推动业务转型已成为刻在企业血脉中的宿命。增长趋缓之下的中国科技公司竞争,正在走向“零和博弈”。自家平台流量增长,意味着竞争对手方的流量损失。

过去近两年内,字节从电商、本地生活、酒旅、医疗、教育、金融到企业服务,几乎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展开了业务对垒。自建业务之外,字节还借助资本助力,以投资并购的方式加速入局。

而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国际化上成就有限,反过来就会加强对多元化的诉求,越长越胖也是迫不得已。

尽管字节跳动凭借TikTok已成为出海成功的最新代表,但去年8月份的一纸美国禁令,让TikTok重新思考海外策略的机遇和风险。

在完成张一鸣“三年后,字节跳动超过一半的用户要来自海外”的2018年宏愿之外,国内市场的持续深耕再次回到字节的战略中心。

线下卖车交锋后,字节和华为即将在另一场竞争中再次相遇——云服务。

华为和字节,终于被时代驱赶到了同一条赛道上

在字节筹备推出字节云的同一时期,华为三大轮值董事长正在对全国进行密集拜访。据AI财经社消息,从去年12月底到今年6月,北至黑龙江,南到云南,徐直军、胡厚崑、郭平为跟阿里、腾讯争夺政企市场,忙得不可开交。

随着字节云下半年推出,字节旗下核心产品抖音、头条等,也将逐步抛弃外部云服务商。云服务牌桌上,平添了一位具有实力的新玩家。

一场新的战争又开始了。

参考资料:

《对话华为鸿蒙掌舵人王成录:真正的第一,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第一》 晚点LatePost

《谷歌全球第一家线下零售店开业:苹果的影子、谷歌的内核,比苹果店更好玩》

硅星人

《字节跳动全面进军云计算 IaaS 服务,想做中国第四朵云》晚点LatePost

《对话华为王军:华为造车,被误读的,该澄清的》财经十一人

《华为卖车调查:小品牌塞力斯单月订单超蔚来,明年目标30万台》腾讯新闻深网

《政企市场战事白热化,华为阿里腾讯架构大调整》AI财经社

《抖音之后,互联网失去创造力》燃次元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8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