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周没了,我的幸福指数也没增加

互联网公司很快将会从劳动密集型阶段走向拼创意密集型的阶段了。

大小周没了,我的幸福指数也没增加

作者 / 任娅斐/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今天,是快手1.6万员工回归双休日的第一天。

有人欢喜,有人忧。

“我都计划好了,吃饭、逛街、蹦迪,一样不能少。”小茵刚刚入职快手不到一年,却恰好赶上了快手施行以及取消大小周的两次调整。

“你问我这两次前后的心情如何?公司要决定大小周,拒绝有用么?我就是一个打工人,只能接受加班啊。”小茵告诉盒饭财经,她的心情如同做了一趟过山车,从愤怒、煎熬、到无奈、接受,到现在终于觉得要回归正常。

与小茵雀跃的心情不同,凉生更多的是担忧。28岁的凉生,去年在西安首付买了一套房子,每月5000的房贷压力,让他不敢喘一口气,但快手施行的大小周,反倒让他的压力得到减缓。“周末加班大多是培训、内部分享,工作量相对轻松,还能拿双倍工资,我何乐而不为呢。”

6月25日下午,快手突然宣布自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快手内部又将大小周称为“聚焦日”,今年1月开始试运行,还不到半年。

而在快手之外,互联网大厂中,腾讯算是第一个打破加班规则的公司。

本月初,脉脉上一则腾讯旗下光子工作室群加班管理机制的通知引起围观。通知显示:团队严格遵守“周三健康日”晚6点下班的作息要求,并且周三以外的工作日,下班时间不得超过晚上9点;全面双休,严禁周末两天连续加班;如有特殊需求,需提前发邮件报备,经由领导审批。这则通知,生效时间是6月14日,而腾讯的员工已经证实。

然而中国互联网大厂“苦加班久矣”,这一原本正常回归双休的决定,反倒没有迎来一片欢呼声,凉生的担忧并非孤例。

6月17日,在字节跳动举行的一场CEO面对面活动上,内部调研近一周的关于“字节要不要取消大小周”的问题原本有望得到解决。但结果却出乎意料,1/3支持取消,1/3不支持取消,还有1/3弃权。

微博、知乎、脉脉上对于大小周、996、007等加班文化的辩论更是激烈。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为什么大家嘴上很抗拒,身体却自愿加班?取消大小周,甚至996,打工人们到底在担心什么?

01 干嘛跟钱过不去?

“现在哪家互联网公司不加班?我来快手才半年,早就习惯了。”

和大多数进厂的打工人一样,凉生在面试时也被问到过抗压能力,以及是否愿意加班的问题,但他当时没多想,觉得只要能进去,加班不是问题。

凉生称,早在投简历时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用更多工作量换更高的工资。而即便没有大小周,他每天加班的时间也是超过2、3个小时,凌晨下班几乎成为常态,对于加班严重的文化,他并不赞同,但在日复一日的消磨中,却做到了坦然接受。

“我要还房贷,还有每月3500的租金,吃、喝都需要花钱吧,哪有那么多时间抱怨,现实很残酷的,你必须挣钱。”

“而且真的取消大小周就能获得正常的休息时间吗?”在凉生看来,互联网大厂的加班从未轻松过,在工作量不变、人手不够的情况下,取消大小周并不能提高效率,如果工作真的多到做不完,一样要带回家做。

凉生称,现实情况可能是“周末在家抱着电脑处理一堆事情,又没有加班费,活儿还照干。”

反对取消大小周的还有来自字节跳动的君阳,他告诉盒饭财经,“入职时明明offer谈的都是月收入XX,来到公司后被HR生生拆出了房补(住在公司附近)、电脑租金、加班费。没了这些,工资根本没什么优势。”

君阳称,在公司的两年多来,他很少有晚于晚上9:30之前下班的经历,遇到大项目或者项目倒排期,晚上加班到12点也是常有的事。上次有一个字节的实习生因为零点睡了不能相应其他同事的工作,本来是挺正常的一件事,但竟然传遍了整个公司,还登上了热搜,“实习生一战成名,何况我们这些老员工,更不敢掉以轻心了”。长时间的加班对身体的透支是一部分,但导致人精疲力尽的,是处在这种环境中的压力,不但要如期交付项目,还要在紧张的排期中保证线上不出问题。

大小周固然不好,但也是互联网人高收入的来源。在现在实行大小周的情况下,君阳大周(双休)可以回武汉,小周(单休)加班一天,而且周末加班相对比较轻松,工作强度远没有正常工作日来的紧张刺激。同时,这一天的生活费、打车费都由公司报销,还有两千左右的加班费。“所以,为何不愿意取消,道理很简单,加班一天的收入在四位数以上,一个月加班两三天,就能挣到小1万,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君阳的担忧是,以字节的节奏,他认为公司不会因为取消大小周而因此放慢整个公司前进的速度,部门每个月定的KPI也不会因此减少,该干的工作一样得干。如果说工作量不减少,只是压缩到了工作日五天内,反而这五天特别累,周末的加班费还没有了,“这样我们其实就是全员降薪了”。

可见,吐槽归吐槽,真到动刀动枪时,一部分互联网人是用脚投票,收入才是现实。而且身处其中的多数人是不相信,取消大小周、强制下班,真的可以让他们减压。

02 不想被公司“白嫖”

年轻人从来不是拒绝加班,是拒绝不给加班费的加班。

接受采访的多位反对取消大小周的互联网大厂员工对盒饭财经表示,理由无非有两个:一个是,周末加班工资翻倍,取消大小周意味着每年少挣22天X2的工资,因为大小周的加班工资是写进劳动合同里的。这种劳动合同会写明周末需要加班16个工时,按照个人平均工资支付节假日两倍加班费。

如果以月薪3W来算,单天工资30000/21.75(月法定工作日数)=1379元,2天加班工资就是1379×2(天)×2(倍)=5517元。这个金额基本上可以在北京5环以内,租个不错的主卧了。

而对于一些薪酬更高的员工来说,周末加班的收入,一年可能超过10万。是否选择加班,在打工人可供决策的范围里,金钱成了尤为重要的一个原因。

大小周没了,我的幸福指数也没增加互联网大厂最新应届生薪资一览

据后浪研究所报道,在offershow上,有人曾爆料互联网大厂最新应届生薪资。在表中,sp代表更高级的offer,优质生源优先推荐,ssp则代表最高级的生源。

如果数据来源属实,大多数互联网大厂的技术岗应届生,起薪都在14000元左右,一年能够拿到15或16薪,年薪平均在20万左右,sp能拿到30万,ssp普遍能拿到40万年薪。拼多多开出的年薪最高,最普通的技术岗都在40万以上。另外再算上涨薪速度,入职三年就能够凑齐首付,六年全款买房,达到其他行业十年才能达到的高度。

但在这些高薪的技术岗位之外呢?加班也能获得如此之高的收入么?

员工拿着两倍工资,完成的是两到三个人的工作量,看似获得了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但如果计算时薪,事实上并不划算。

假如一名员工月薪 15000 元,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大小周的加班状态下一个月工作24天,如果公司正常发放加班工资,一个月折合17759元,时薪是60元。而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互联网产业人才发展报告》调研数据显示,事实上互联网产业整体平均薪酬在9296元,其中,网络游戏的平均薪酬最高,为10054元/月。而从时薪来看,45.2%的互联网公司时薪都在20-50 元,36% 的互联网人时薪甚至在 20 元以下,仅有18.8%的互联网人时薪在50-100元。

作为对比,截至到2020年,在星巴克兼职的时薪是17.5元,麦当劳的普通员工时薪是 17 元。

第二个理由是,即使全面取消大小周,他们担忧工作量并不减少,加班就无法避免,本来是有加班工资,现在反倒被公司“白嫖”。

王茜向盒饭财经吐槽,“如果你的工作量没变, KPI 和 Deadline 也没变,你就不可能做到双休。公司多以结果导向为目标,更在意你的目标有没有完成,是否有结果。有些公司虽然严格执行双休,但是工作量没减、加班还要审批。如果你工作没完成,想要加班,老板会有一万个理由拒绝,认为你效率不高。但如果你选择躺平,换来的又是业绩不达标、任务完不成,开会总结的时候,死的还不是你自己。”

大小周没了,我的幸福指数也没增加薛兆丰解读996

除了担心工资少了,被公司白嫖了,还有人时刻盯着身边的同事,他都行,我不行,这怎么行?要是同事仍然加班、坚持内卷呢?

大多数的工作都涉及到团队配合,当遇到跨部门协作时,在时间、效率上都需要配合上下游业务部门。当固有的工作模式(晚上和周末加班)和沟通方式(24 小时 on call)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即使取消996、大小周,但工作习惯并不能轻易改变。为了不影响整体工作进度,大部分人还是要相互内卷。

高薪背后,加班、过劳、挤压个人时间是年轻人要付出的代价。但与代价所对等的,多数人不是反对996、大小周,而是反对996、大小周,钱没给够。

“只要钱给够,007都是享受。”凉生调侃到。

03 速度≠效率

为什么原本崇尚自由、平等,追寻梦想的互联网行业,变成了过劳重灾区?

2019年8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加班:互联网企业的工作压力机制及变迁》的图书,作者是北京建筑大学文法学院社会工作系系副主任梁萌,她通过对易万公司的详尽调研,回答了这个重要问题。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出现了代际分化,2012年是一个分界线。第一代老牌大厂崛起于2000年前后的PC时代,包括百度、阿里和腾讯。第二代互联网大厂崛起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代表是字节跳动、美团、滴滴、拼多多等。从它们开始,互联网公司进入小步快跑模式,产品在最短时间内上线,抢占市场,再快速迭代。

一切的关键就在于速度。

“迭代是在往前滚的,如果耽误了一天可能下一个迭代就会耽误事情……你请一天病假可能这件事情就转不好,因为只有你负责。每个人都是在快跑,小步快跑,所以压力会更大一些。”

大小周没了,我的幸福指数也没增加刘擎教授反对996

百度、腾讯们也曾置身于极度高压的状态下,华为、58同城等公司曾因推行狼性文化、奋斗者协议、自愿无偿加班等工作制度,一度引发舆论抵制,但并没有掀起很大的水花。如今,与新一批的互联网公司相比,他们反倒成了相对不那么苛刻的企业。

阿里的内部论坛,可供员工及时反映问题,不满意直接贴上去,有人会来处理;腾讯则一直有午休的传统,中午一点到两点,办公区会关灯,大家可以休息一会儿,996、大小周的舆论骤起,并非从他们这里引起热议。

真正让996、大小周这些名词走红,并与打工人、社畜、奋斗逼、内卷等相互绑定,一起成为互联网热词,进而在更多公司推行的,是字节跳动。

自2012年成立起,字节跳动就一直保持着大小周的工作传统,对于一家处在高速发展、竞争激烈的公司来说,大小周贡献了重要的动能,它保证了字节跳动的组织能力和快速行动能力。

2018 年, 短视频大战打响,一向佛系的快手,甚至硬生生被抖音从双休逼成了大小周,但互联网企业很会造新词,快手称其为“聚焦日”,当时快手人力负责人刘峰称,这一决定是“为了让前中后台配合更加紧密”。

卷,简直太卷了。

这还不止,2019 年, 在线教育如火如荼,甚至逼得作业帮、猿辅导的辅导老师们凌晨还在和家长们聊续费。

但相较于去年生猛的社区团购,这才是小巫见大巫。“和去买菜的同事聊了下,他们最长的持续工作时间达到30H,比007还恐怖,基本睁眼就工作,闭眼睡觉”

“多多买菜太恐怖了,从11月开始到现在50天了,都没有休息过一天,早上11点上班,下班时间平均都是凌晨3-4点,还有到第二天早上的情况。”脉脉平台上的留言,大同小异地提着一点:生鲜行业,加班加点连轴转是常态。

这才不到一年,提倡996是福报的互联网大厂,就开始反思甚至取消加班文化了?

有业内人士表示,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一方面可能是受到舆论的影响,年轻人过劳严重已经引起监管重视,另一方面,互联网大厂突然发现加班已经无法带来生产力的提升了,因为加班根本解决不了发展上的瓶颈,同时还会带来更高的加班成本和员工抱怨,互联网公司很快将会从劳动密集型阶段走向拼创意密集型的阶段了。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8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