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剧本杀里的打工人

凌晨一点,上海某剧本杀店内。

老仙儿身着黑色斗篷,眼神阴鸷,递过一柄左轮手枪逼迫面前的玩家开枪杀人——他在扮演一个坏人,叫在场所有人都恨得牙痒痒。墙上贴着“不能殴打演员”的温馨提醒,而这段演绎也只是推动剧情发展,调动玩家情绪的一环。

近年来,剧本杀作为一种新兴线下娱乐方式,受到众多年轻消费者青睐。古代与现代,仙侠与警匪,翻烂了的A4纸剧本和擦完眼泪的废弃纸巾,悲情的音乐特效和不同年代的服装首饰,诸多元素汇集在没有窗户的小房间或几百平米的实景里。在沉浸剧本杀的数小时内,玩家可以抛开现实世界,借着剧本经历不同的人生,如穿越,似梦境。

而剧本杀演员,则是参与造梦的人。

01、全员演员,入戏要紧

剧本杀本身的魅力,在于“代入”和“烧脑”。

区别于线上剧本杀和传统桌面推理,情感体验是如今线下门店的重要发力点。为了杀出重围,一些剧本杀店会选用真人演员扮演配角,以此营造更好的故事场景,促进消费者体验。因此,像老仙儿一样的剧本杀演员,更多时候被叫做NPC (non-player character)。

剧本杀门店依据场景差异一般分为桌面本和实景沉浸式。NPC常常会在实景搭建的场地里充当路人,为玩家提供线索;有时也会扮演与玩家有关系的角色,一起体验故事发展。即便是空间有限的桌面推理,在(尤其是情感本)结尾部分常设有演绎环节,NPC会在这个环节中通过表演展现人物故事,还原剧情。

理工科出身的老仙儿,在疫情辞职后,和朋友们一起趁风口捣鼓了个剧本杀店。老仙儿的门店并不大,主要做桌面推理,最多的时候一场会有4、5个NPC。这些演员大多并非科班出身,没有表演基础,出于热爱一头扎进剧本杀行业。

老仙儿自己是DM(剧本杀主持人),同时也是NPC。照他的话来讲,在规模较小的剧本杀店,NPC一般由带玩家玩本的主持人兼任,但最近包含演绎环节的场次排得很满,店里多请了一批新人负责演绎。

在零基础新人的排练中,一切都是基于剧本展开的。普通话标准是基本前提,台词一定要熟练,人物小传、关系图谱、故事剧情、作案动机及逻辑等必须熟稔于心,怎么演出来则要靠同事间的探讨、对戏和私下琢磨。新到的剧本会提前内测,视难易程度花一到两周排练。

区别于影视剧表演,剧本杀演员更强调与玩家的互动和情感交流。所以无论碰上搞事的还是掉链子的,NPC都要灵活应变,以适合角色的方式辅助玩家推进剧情,寻找真相。

准研究生噗噗是师范专业的学生,假期兼职做了剧本杀NPC。她认为这份强调互动、演绎的工作,对于讲课也是一种能力提升。噗噗会舞蹈身段好,善于共情,情绪调动得也快,她和男演员演绎生离死别的小剧场被拍成小视频在店内做教学示范流传。

因此,在剧本杀的平行世界里,出身、资历不是评判标准,无论演员还是玩家,入戏就好。但入戏的同时,也容易动情。

重度玩家蔷薇在经历了一条虐恋感情线以后,发现自己对剧本里的男友林梵(角色化名)产生了好感。

“我拿他当林梵”,蔷薇叹了口气:“他拿我当客人吧。”

02、服务:演员的自我修养

对剧本杀演员而言,如果演绎是基本,那么服务就是宗旨。

重度玩家喜欢在工作日晚上开修仙车(行业黑话,意为在深夜举行的剧本杀),因此DM和NPC陪客人熬夜是常有的事。无论是贯穿全场的路人甲扮演还是十几二十分钟的小剧场演绎,只要有戏份,下班基本是凌晨了。

针对修仙车,一些门店会给员工发放“修仙补贴”,或者报销打车费;而另一些门店会在工作时间上给予宽限,比如次日可在午后上班。

演员们的工资一般由底薪、场次提成和绩效奖金组成,不同的角色工资也不一样,总体上多劳多得。记者查询招聘软件发现,在北上广等平均薪资近万的一线城市,NPC的薪资在4000元-10000元之间;在二三线城市,其薪酬则在3000元-7000元之间。尽管行业火热工作强度大,NPC的薪资并不算很高。

后疫情时期,消费者对社交游戏需求大增,剧本杀以星火燎原之势迎来全盛时期。据美团统计,截止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相关实体店已突破3万家,预计到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170.2亿元,同比增长约45%。

其中占比78%的商户为单店经营,而在个体经营模式下,NPC的表演水平、控场能力,往往参差不齐。依附于野蛮发展的剧本杀,这一职业仍然缺乏统一规范。

规模较小的门店大多是像老仙儿和噗噗那样,老人带新人,半道出家的演员要基于剧本自己摸索。噗噗直言,很多人没有那么适合这一行,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工作选择,看到是个风口就进来了,觉得不合适又走了。

在内陆某省会城市开店的Ratel告诉记者,他有意把演员的演绎能力做成招牌。Ratel请了北电上戏的学生以及表演学校的老师来店里授课,进行定期培训和晋级考试。考试内容参照科班,既有戏剧理论,也有表演、台词、形体等考核。此外,针对客人选出的最佳演员,店里还会额外给予奖励。

“培养优秀的演职人员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已经跟不上开店的速度,因此挖墙脚还是难免发生。”Ratel如是感概。

除却门店亲自培养,一些机构已开辟了剧本杀演员培训的相关课程,而这类课程一般直接面向门店而非个人。剧本杀行业综合服务平台小黑探目前已开启了作者和主持人孵化,其内容事业部负责人林锐透露,小黑探将在下半年切入剧本杀演员的培训业务。

林锐表示,对演员的培训是属于提升行业整体水平的服务。“无论是NPC还是DM,都属于剧本杀面向大众的名片,决定了新人玩家对这项娱乐的第一印象。而内容的上限也是由这个岗位决定的。”

03、“剧本杀+”,是演员们的机会吗?

没人知道剧本杀的风具体还能吹多久,身处其中的演员们,又能去向何方呢?

Ratel认为,剧本杀这个环境中培养出来的演员大多还是有意继续待在这个行业中的,未来可能会往演员统筹和门店管理层发展。

此外,外形条件好、角色人设好的演员往往更受青睐,并能在工作中收获一定粉丝基础。演员若有意打造IP做网红,理论上不难形成可观的流量。即便什么都不做,在短视频时代——仅仅因为长得帅也会意外走红。

2020年,在长沙世界之星做NPC兼职的甘望星因为外形出众,被玩家拍到发在网上,引来了网友围观。#最帅鬼屋NPC#、#长沙世界之窗鬼屋NPC#等话题先后上了抖音热搜,获得千万级播放。走红后,甘望星参加了选秀节目《创造营2021》,彻底告别素人身份,接下多个代言。

但当老仙儿噗噗等人被问及是否考虑做网红或明星时,他们大多不予赞同,“NPC就是份普通职业,但去做明星太难了,得靠运气吧。”

但严格来讲,剧本杀演员不是一个新兴职业,甚至不能算作单独门类。

在林锐看来,剧本杀本身指的是剧本和杀两方面,剧本代表故事,杀代表机制。因此广义的剧本杀可以延伸到整个线下沉浸式娱乐范畴,包括已经存在多年的密室和同样在近几年火起来的沉浸互动剧场。甚至,在各类营销和笔记分享中,当红炸子鸡“剧本杀”已成为线下沉浸游戏的泛称。

密室和沉浸互动剧场里的演员构成要相对复杂一点,有科班演员、喜欢表演的公司职员、会跳舞的年轻人,甚至还有因为疫情离开横店的群演。

科班演员在其中扮演了一个特别的角色:一方面,他们是门店宣传的重点;另一方面,科班出身去做NPC,看起来有些杀鸡用牛刀。沪上知名沉浸互动游戏的一名演员斯基告诉记者,他目前仍是表演系在读,所在剧场共50多名专业演员,也大多来自上戏上电,人员流动相对较小。他们在周末上班、周中接受级集体培训,新剧目则提前一到两个月排练,并针对剧情bug、玩家体验不断进行升级改变。在接不到戏的时候,互动游戏剧场是个不错的兼职选择。

若有不满,大概是被客人叫做NPC,斯基说:“我还是喜欢被称作演员。”

电影学院毕业的马丁目前正跟着老板筹备二次元主题的沉浸剧场,想在浸没式戏剧中探讨观众和演员互动的更多可能性,采访过程中他聊了许多艺术理论和未来展望。但有可能,他还是会去演话剧。

当从业人员还没想明白未来的时候,剧本杀店之间的厮杀已卷入新阶段。相比传统桌面推理,“剧本杀+景区”、“剧本杀+影视城”这些动辄千万、上亿的项目,才是竞争的新方向。目前,在横店影视城、洛邑古城、嘉兴梅花洲、临海府城等地都有了规划中或已建成的全域沉浸式剧本杀项目。

置身景区、影视城,玩家的沉浸式体验得到了质的提升。但同时,如此大场地、多场景的项目,对NPC的人员数量、演绎水平和服务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最现实的投射是在工资上,在嘉兴景区做剧本杀的老板福尔已把演员月工资开到了7000-12000元,显著高于一二线城市同行薪资。

尽管这类剧本杀通常收费较高,客单价在千元以上,预约也排到了数月以后。但相比前期配套装修、景区场租、人员工资等巨额支出,回本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

为玩家打造平行世界的同时,行业和从业人员还在探索自己的前路。像梦境一样,它们还存在着各种惊喜或意外,有无限可能。

凌晨两点半,老仙儿脱下斗篷,打量了下客人离开后的满桌剧本。他说:“谁知道呢,也许改天我就写剧本去了。”

*为保护受访人隐私,文中老仙儿、噗噗、蔷薇、斯基、马丁、福尔等皆系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