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捷科技科创板首发过会:45个月亏42亿元,阿里是单一第一大股东

记者 | 鲁智高

科创板又迎来一家半导体芯片公司。

6月25日,翱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翱捷科技)首发过会。该公司准备募集资金23.8亿元,用于新型通信芯片设计、智能IPC芯片设计项目、多种无线协议融合和多场域下高精度导航定位整体解决方案及平台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资料显示,翱捷科技于2015年成立,是一家提供无线通信、超大规模芯片的平台型芯片的企业。自设立以来,该公司一直专注于无线通信芯片的研发和技术创新,同时拥有全制式蜂窝基带芯片及多协议非蜂窝物联网芯片研发设计实力,且具备提供超大规模高速SoC芯片定制及半导体IP授权服务能力。目前,拥有公司S、登临科技、美国 Moffett、OPPO、小米、美的集团等客户。

招股书披露,在2017年至2020年9月的报告期内,翱捷科技的营收分别为0.84亿元、1.15亿元、3.97亿元、7.06亿元,净利润则对应为-9.97亿元、-5.37亿元、-5.83亿元、-21.15亿元。相当于在45个月里,亏损了42.32亿元。

不过2020年1-9月的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75亿元,翱捷科技解释称,为了激励员工而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一次性花了17.4亿元。同时其称,这个激励存在不能有效提升公司技术积累及加速技术产业化,无法达到公司收入增长、实现盈利目标的风险。

根据实际情况,翱捷科技选择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3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的标准,申请上市。以该公司股改前最后一轮融资的价格4.05美元/出资额计算,翱捷科技在2020年4月的估值已经达到16.38亿美元。

对于持续巨额亏损,翱捷科技表示,“由于公司所处的蜂窝通信是典型的高研发投入领域,前期需要大额的研发投入实现产品的商业化,公司成立时间尚短,需要大额研发投入保证技术的积累和产品的开发,因此处于亏损状态。”

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内,翱捷科技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66亿元、5.24亿元、5.96亿元、18.67亿元,在营业收入中所占比例对应为435.41%、454.45%、149.96%和264.28%。截至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研发人员人数为795人,占当年员工比例为89.83%。同时,拥有已授权专利72项,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在5项以上。

不过翱捷科技销售的手机基带芯片,只是用于功能机,预计新一代智能手机芯片产品从开始立项到产品设计、量产、商业化,仍需要3-5年时间。目前,该公司已经实现5G基带芯片的流片,但是尚未得到客户验证并实现大规模销售。

为了快速打开市场,翱捷科技采取了降低产品价格的策略,这也导致自身的毛利率产生较大的波动。报告期内,该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0.66%、33.10%、18.08%和27.93%。与高通、联发科、乐鑫科技、寒武纪、圣邦股份等上市公司进行比较,低于同期55.76%、58.03%、56.8%和55.74%的平均值。

对于主营业务毛利率先降后升,翱捷科技解释称,主要是收入占比较大的芯片产品销售毛利率呈现先降后升的趋势,其次是毛利率水平较高的芯片定制和IP授权服务在2020年1-9月的销售占比大幅提升。

招股书显示,芯片定制业务在2020年1-9月的营收为1.28亿元,占同期总营收的比例为18.14%。不过这笔收入主要来自自于客户S,而且翱捷科技单一第一大股东阿里网络的间接股东 Taobao China Holding Limited 持有客户S唯一股东的股份。此前,该公司曾经存在约定,不得向任何阿里网络竞争者出售股份、与阿里网络及其关联方进行优先合作等特殊条款规定。 

目前,翱捷科技拥有阿里网络、戴保家、宁波捷芯、GreatASR1 Limited、GreatASR2 Limited、深创投、浦东新产投、小米长江、红杉宽带、高瓴馥恒、张江科投、疌泉元禾等股东。截至该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阿里网络是该公司单一第一大股东,持股17.15%。不过阿里网络并非该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戴保家。

招股书显示,戴保家直接持有翱捷科技9.36%的股份,他实际控制的宁波捷芯、Great ASR1 Limited 和 Great ASR2 Limited 分别持有该公司10.10%、3.12%和1.78%的股份。这意味着,戴保家通过与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翱捷科技24.36%的股份。

此外,各股东均认可戴保家为翱捷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并通过公司章程及合资经营协议予以确认。同时,公司股东阿里网络、万容红土、新星纽士达、义乌和谐、深创投出具了《关于不谋求实际控制权的承诺函》,认可并尊重戴保家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并自成为公司股东之日起未曾通过任何形式谋求公司控制权,且不会通过任何方式谋求对公司的控制权。 

不过招股书也提示,虽然戴保家的一致行动人及曾经的一致行动人,承诺在公司上市后对所持股份锁定36个月,但存在锁定期满后退出而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可能性,这可能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经营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

报告期内,翱捷科技的存货规模逐年上升,分别为0.51亿元、1.01亿元、2.47亿元和5.88亿元,存货周转率则分别为1.95次、1.01次、1.87次和1.22次。该公司解释称,自身是根据已有客户订单需求以及对市场未来需求的预测情况来制定采购计划,“2020年下半年受疫情、市场需求加大等影响,下游产能存在紧张的情况,公司加大采购规模,导致2020年9月30日库存大规模上升。” 

这意味着,一旦市场需求发生变化,该公司的市场预测与实际情况差异较大,或者不能合理控制存货规模,那么可能导致产品滞销、存货积压,从而导致存货跌价风险提高,将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翱捷科技目前涉及多个诉讼,具体来说,2起公司起诉上海移芯及刘石等被告侵害技术秘密、1起上海移芯及刘石起诉公司恶意诉讼、1起展讯公司起诉公司侵害商业秘密、5起展讯公司起诉公司专利侵权。公司作为被诉的涉诉金额合计为3.32亿元,实控人承诺承担公司败诉的全部损害赔偿费用。

其中,有诉讼涉及该公司蜂窝基带芯片产品中的ASR3601及高集成度WiFi产品,这两款产品在2020年1-9月合计销售额为1.26亿元,占当期收入的比例为17.91%。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律师告诉界面新闻,发行上市阶段有很多涉及到发明专利等知识产权的诉讼,大部分影响都不大,如果生产收入占比大或者诉讼已有败诉,才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如果对持续经营可能有影响,如实披露即可。”

翱捷科技也提醒道,一方面,公司共计6件中国发明专利在国家知识产权局被提起无效宣告请求,无效宣告尚未形成结论,其中部分专利存在运用到未来产品开发中的可能,不排除专利被无效的风险,对公司未来产品所需的专利保护带来不利影响;另一方面,也存在被竞争对手继续提起诉讼的风险。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7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