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们排队上市,生鲜电商赛道火热,可为什么它们都不赚钱?

记者 | 林北辰

编辑 | 宋佳楠

“得生鲜者得天下。”

这是互联网领域流传甚广的一句话,但多年来零售行业的风口不断,生鲜领域至今难赚钱,这在最近开启上市之路的每日优鲜、叮咚买菜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为了争当“生鲜电商第一股”,两家公司分别在纳斯达克、纽交所递交招股书。但招股书所透露出的信息不容乐观——前置仓生鲜玩家的月活用户目前还处于百万级别,且均处于亏损状态,再次引发了“生鲜电商到底能不能赚钱”的讨论。

生鲜是零售品类中供应链最复杂但复购率最高的品类之一。因其特有的刚需性,各路玩家都争相分一杯羹,早在十年前就有创业者尝试做生鲜电商。随着互联网带动消费方式的不断衍变,涌入赛道者众多,可死亡者也不在少数。一批批创业者倒下,马上又有一批新玩家携资本入局。始终没人说得清生鲜的终局到底何时显现。

但这无法阻挡生鲜电商的上市之路。

6月25日,每日优鲜抢先挂牌,以10.65美元/股的价格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即录得25.69%的跌幅,报收于9.66美元/股,市值达22.74亿美元。

或是受每日优鲜的影响,叮咚买菜在6月29日将其筹资规模大幅缩减至此前额度的四分之一。当晚,叮咚买菜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定价23.5美元/股,募资约8695万美元,与原定的3.6亿美元融资额相比减少了超过70%。

伴随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的上市,叠加2020年疫情后社区团购的猛攻,中国的生鲜赛道可以地域为特征,粗略划分出一道分水岭:

一二线城市以前置仓为代表,实现了29分钟达,头部玩家除了上市阶段的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还有福建当地的朴朴超市颇受投资人关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成为互联网大厂发展社区团购的主战场,美团优选、多多买菜、阿里巴巴MMC、京东京喜等纷纷下场参战,也不乏兴盛优选、十荟团等创业赛道跑出来的公司。除此之外,以盒马为代表的新零售物种也为生鲜提供了一种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思路。

疫情的黑天鹅,让“菜篮子”再次成为人们的话题中心,各式“卖菜”玩家们也迎来了近几年的小高峰。要知道,疫情前的那个冬天,还是很多业内人士口中的“生鲜寒冬”——众多玩家倒下、前置仓久未盈利的2019年,投资人对生鲜赛道的兴趣和耐心所剩无几。谁也没有想到,生鲜电商会突然迎来自己的“春天”——居家购物习惯迅速拉动消费者对生鲜电商的需求,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其无法盈利的现实。

只是现在,这层窗户纸被无情地捅破。包括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以及社区团购的大厂玩家们都迎来货损率最高的夏季。货损、物流、履约成本等问题悬而未决,生鲜电商的“盈利难”问题再次被摆上台面。

玩家们都清楚,无法挣钱的生意难长久,可他们为何屡败屡战?卖菜这件事能带给互联网哪些想象力?最终能跑通的模型是什么样的?在这条赛道上到底能拼出怎样的一片天地?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7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