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元宇宙”当道?游戏投资人疯狂抢项目

记者 | 彭新 于浩

编辑 | 文姝琪

2021年3月,游戏公司Roblox上市,首日股价上升54.4%,公司市值达382亿美元。而在一年前,Roblox的估值仅为40亿美元。

由于Roblox在IPO招股书中写到“Metaverse(元宇宙)正在实现。”之后的近半年里,行业掀起了“元宇宙”热潮。

曾在一家游戏公司做战投、目前在一家外资互联网大厂担任咨询的王盈回忆,这个概念至今让投资圈趋之若鹜,并提出“谁是中国的‘元宇宙’?”这样一句大哉问。

“我觉得这个问题巨傻。”王盈言语忿忿,有些不高兴。

眼下,资本方对元宇宙的热情已经远远偏离了基本价值:比如一些休闲类游戏,被冠以元宇宙之名,就能给上数亿美金估值。形似Roblox的公司,被资本市场挖掘包装,而游戏人,心思也热络了起来,说着言不由衷的漂亮话。

美元基金、明星资本、大厂战投,争抢起游戏公司也更激烈了:腾讯入股某某公司的消息不时传出;字节跳动在行业里动作频频堪称“撒钱”;红杉、高瓴等大基金开始物色游戏投资人员,打算投石问路……稍有名气的游戏研发公司,就有可能被投资人踏破门槛。

“你不能否认,游戏和消费赛道,可能是今年互联网领域少数有望看到投资回报的行业,而芯片可不是人人都玩得起的。”王盈看到,蹉跎了四、五年后,外部资本对于游戏热度的感知,仿佛如梦方醒。

“元宇宙”当道

现在游戏圈最火的概念,就是“Metaverse”,意为“超越宇宙”,也被译作“元宇宙”。这一概念最初来自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的科幻小说《雪崩》,指在一个脱胎于现实且始终在线的平行世界中,人们能够以虚拟化身(avatar)的形式自由生活。

在近几年,让“元宇宙”在流行文化中广泛传播和接受的,则可能是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头号玩家》。

新概念火热背后是行业许久未见的热潮,一个类似VR(虚拟现实)的概念正冉冉升起,无数古怪名词溢满着人们的想象空间。相信的、不相信的,都试图从中寻找着价值。

举例来说,在Roblox上市后的几个月里,沙盒游戏《迷你世界》制作公司迷你玩的门槛,就几乎被各路投资人踏破,他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迷你世界》到底是不是Metaverse?”

投资人的热情让迷你玩有些猝不及防,迷你玩市场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我们几乎被投资人问疯了”。经历了《我的世界》模仿争议,沙盒游戏潮流兴起又平复的这几年,《迷你世界》站上了一个大风口。

有意思的是,Metaverse成了多家上市游戏公司内部信、股东信中的热词,不时有公司热切地寻找结合点。这个奇妙概念引起的大曝光度下,带动股价的机会显现出来。

记者从某上市公司公关处了解到,最近老板给他下达的任务就是积极联络媒体,把公司往Metaverse上靠。“因为最近游戏股因为Metaverse都涨了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外界关注到我们。”

在二级市场争相创造Metaverse概念股的同时,一级市场基金们显得更为热忱,美元基金们则是最积极的推手和鼓动着。

“你如果仔细观察,这些热衷Metaverse概念的,美元基金走得最前。”王盈说,“社区化、社交优先,强调UGC(用户生成内容),甚至是粉丝驱动开发,最终是GaaS(游戏即服务)。”

界面新闻了解到,从锤子科技独立出来的VR工作室Recreate Games,在去年10月打造出动物对战游戏《动物派对》Demo火了一把后,投资方大手一挥,按照Metaverse概念,给了Recreate Games数亿估值,眼看着估值翻倍。

巨头们也迫不及待了起来。在刚刚过去的腾讯游戏年度发布会上,腾讯除了发布60余款游戏,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宣布将启动“登月计划”,将投入Metaverse等新游戏领域。

激进的腾讯

市场明显感知,在寻找游戏行业的投资标的上,腾讯更为“饥渴”了。

按照IT桔子统计,2020年腾讯投资的游戏公司比例从2019年的6.56%一跃上升至超过17%。2021年过去近半的时间,腾讯已经投资了超过40家游戏公司,超越了去年全年的投资数。

在腾讯投资名单中,有不少独立游戏团队的名字:2019年9月投资的《波西亚时光》研发商帕斯亚科技,持股16%;2021年3月战略投资的《恶果之地》研发商宙贯科技,占股10%;同样3月购买了《迷失岛》研发商胖布丁4.99%的股权;4月投资了制作《贪婪洞窟》的阿哇龙科技,占股12.7%。5月投资了手游发行商龙渊网络,后者的产品有《多多自走棋》、《万象物语》等。

但对游戏公司而言,更为显著的变化是腾讯投资策略的转变,其中“游戏科学投资案”即为这一转变的“标杆案例”。

媒体报道显示,获得股权后,游戏科学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在自主性上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在本次投资中,腾讯承诺“不干预运营决策、不抢占项目主导、不寻求发行运营”的“三不”原则。

对此,多位游戏行业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此句可看出腾讯投资思路发生一定变化,更多是“交个朋友”。对于像游戏科学这类具备一定开发能力的公司而言,腾讯这位兼具资金、技术、流量的战投,意义就重大了起来。

同时腾讯也对主机游戏开发商给予了更多关注。其中包括去年在市场上形成大规模讨论的《黑神话:悟空》开发商游戏科学,以及《边境》制作团队柳叶刀科技。

腾讯投资单机游戏,对游戏圈造成了一定冲击。信息不对等,成为腾讯与基金们相比的最大优势,因为它有着更深刻的产业理解,以及更容易凭借行业关系找到投资标的。

在近期曝光的投资中,游戏科学的成员出自于腾讯原《斗战神》项目团队,柳叶刀科技主力成员来自制作了《逆战》、《枪神纪》等游戏的原腾讯琳琅天上工作室,创始人兼CEO李鸣渤来自英国老牌游戏团队CodeMaster。

另外,在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的一场内部变动之后,游戏赛道的战略投资颇有一石二鸟之感。“目前自研产品已经不与发行线合作了,改成了研运一体化。”一位腾讯互娱员工称。所谓研运一体,举例而言,就是天美工作室直接运营《王者荣耀》,不再交由于长期代理运营腾讯自研游戏的内部互娱发行线负责。

对于互娱发行线而言,这一变化不啻于巨大利空。“对于发行线来说,研运一体后,是要好好想想KPI该怎么办的问题了,没有《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后该怎么办,是不是要从外部找?找不到又该不该去投团队?”在寻找外部团队中,负责投资的战略部和互娱发行线,也有着更多的合作与协同。

战投内卷

大厂们早已掘地三尺,寻找可能的投资团队。

“现在找团队太难了,你有认识的可以介绍给我,我给介绍费。”陆鸣最近特别焦虑,他是国内一家中型发行商的投资经理,平时主要负责商务合作。当公司的运营发现合适的团队,就会由他负责进行谈判。

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大厂、新兴游戏公司搜刮过一轮后,留给他们可以投进的团队和窗口期非常有限。

同样的困窘,也出现在同行的公司里。“好的公司买不到,不能给老板交代,有时候硬着头皮也要买下来,就算是为了KPI。”另一家中型公司的投资经理告诉界面新闻。

但更值得陆鸣们警惕的是,在战投上加大筹码的远不止腾讯一家。挤入游戏行业头部的公司越来越多,他们具备战略投资所必须的行业经验与资金实力,也有着“通过投资扩展业务”的源动力。

翻看当前苹果App Store游戏畅销榜,腾讯、网易两强格局早已消解,新厂商冲击榜单成为常事。一方面,动漫风格的“二次元”游戏受年轻玩家青睐,屡屡成为市场热门,带动哔哩哔哩、鹰角等公司崛起。另一方面,阿里游戏、莉莉丝在战略游戏站稳脚跟,挤入市场第一梯队。

行业共识是,腾讯之外,字节、B站、心动、快手等新兴互联网公司对游戏的投资力度明显加大。抖音、快手和B站等新广告平台的崛起,以及TapTap等新分发渠道的出现,使此类公司在游戏行业内占据了一席之地。

比如向游戏进军的字节跳动,动作激进,依靠短视频应用抖音,字节跳动在休闲游戏领域进入市场第一梯队。但难啃的骨头是需要大量投入的中重度游戏产品,对此字节跳动选择用钱砸市场,公开信息显示,为做重度游戏,字节跳动已投资入股20余家游戏公司。

2021年一季度,字节跳动先后完成对游戏公司沐瞳科技、有爱互娱的收购,两家公司分别靠自研产品在东南亚、日本等海外市场形成竞争优势。

其中,以沐瞳科技收购案颇令行业震动,字节跳动以超过40亿美元的对价全资收购沐瞳科技,同时还允诺公司在收购之后有更大的自主权。但行业普遍认为,字节跳动给出的估值太高,远超沐瞳科技合理价值。

但收购无法解决所有问题,自研游戏仍然需要时间打磨。目前,字节跳动在国内中重度游戏市场上没有拿出显著成绩,旗下朝夕光年运营多款游戏昙花一现,少有爆发性增长。

据行业媒体游戏葡萄报道,字节跳动旗下中重度游戏发行部门朝夕光年深圳工作室那拓与wenwen已经离职,其中那拓转为顾问。那拓此前在深圳工作室担任着重度游戏发行线总负责人,兼电竞赛事负责人的职务,而wenwen是他的老部下,任国内发行负责人一职。

但VC、大厂们的追逐,反而让开发商们有了一定话语权。当市场上的买家开始增多,他们会直接促进游戏投资的活跃、创业的增长。

游戏《奇奥英雄传》制作人辜韬告诉界面新闻,从创业角度来看,游戏开发团队现在获得投资的机会更大,“确实比两三年前更容易。”对于中小游戏公司而言,这个行业反而充满了久违的激情——他们正在摩拳擦掌,要抓住难得的窗口机会。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王盈、陆鸣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6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