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壹心娱乐创始合伙人“因理念不合要分家”,“壹心喊得上名字的艺人都愿意跟着陆垚走”。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文/丫老师

尽管已经告别明星经纪人身份整整一年,杨天真仍然是大众认知中的,内地娱乐圈最知名的经纪人。

在做经纪人时期,杨天真因令人印象深刻的发言和突出的形象频频登上热搜,这也成为了她被外界所诟病的焦点。在粉丝和网友看来,身为经纪人却比自己所服务的明星更火,不能,至少不应该。

然而,距离杨天真希望通过《我和我的经纪人》加强自己“全中国最好的经纪人”的形象,仅仅过去了一年,她却宣布彻底告别明星经纪业务。

去年六月,杨天真宣布告别明星经纪人身份,带领团队进入直播赛道,并创立了自己的大码女装品牌。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微博截图

在杨天真正式宣布转换赛道之前,曾有传言称,壹心娱乐创始合伙人“因理念不合要分家”,“壹心喊得上名字的艺人都愿意跟着陆垚走”。

但很快,壹心娱乐董事会发表2020公开信,平息了壹心将面临大换血的传闻,公开信表示,公司将由原先的演艺经纪一个核心,逐步向演艺经纪、影视制作、直播经纪“三驾马车”转型。创始合伙人陈洁主导影视制作业务的重启,创始合伙人陆垚留守核心的艺人经纪业务板块,而杨天真出任集团董事长兼CEO,率队进入直播赛道。所以杨天真并不是如外界传闻所说,要“从壹心出走”,而是开始“在壹心开始自己的二次创业”。

一年过去了,经历了架构调整,壹心娱乐所谓的三驾马车,尤其是进入后杨天真时代的艺人经纪业务,表现如何呢?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被低估的陆垚

壹心娱乐不是一家“资源型公司”,杨天真本人在综艺节目中也公开承认过这一点。但杨天真脱手经纪业务后的这一年里,壹心证明了自己即使不能直接给艺人攒局,也不代表不能为艺人争取到好的资源。

这就不得不说壹心现在的艺人经纪业务的负责人陆垚了。尽管壹心提出了“三驾马车”的转型构想,但在当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艺人经纪业务仍然是核心业务。很多人是从“杨天真离开壹心”的传言中才知道了陆垚这位相对低调的壹心娱乐创始合伙人。但陆垚在电影方面的资历远胜于杨天真。

电影记者出身的陆垚2007年进入北京保利博纳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担任制片部经理,后联合香港英皇、成龙,创办了博纳英龙演艺经纪有限公司,兼任总经理助理。2009年,陆垚创办陈可辛导演的内地公司“我们制作”,任运营总监,负责陈可辛在内地的所有事务。他与杨天真正是相识于陈可辛导演的《十月围城》的拍摄。为了邀约范冰冰出演该片,陆垚才认识了时任范冰冰宣传总监的杨天真。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壹心娱乐创始人杨天真,陆垚,陈洁

第二十四届上海电影节期间,博纳影业集团举办了“中国胜利三部曲”发布会,抗疫题材的《中国医生》、战争题材的《长津湖》,以及谍战片《无名》,都计划将于今年上映。从《智取威虎山》开始,到《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博纳已经摸索出了将商业类型和主旋律题材相结合的范式,“中国胜利三部曲”是今年中国电影市场上值得关注的三部作品,而朱亚文全都参与并担当主演。而且《无名》里,他也有可能会成为男一号,和章子怡搭档演出。

联系陆垚此前的工作履历,他一定在为朱亚文争取到如此的资源时发挥了不少作用。今年早些时候上映的张艺谋新片《悬崖之上》中,也有朱亚文的出演。

在综艺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中,很多观众对于朱亚文质疑公司印象深刻,并将其视为杨天真团队“只会运营人设”的论据。在张艺兴、张雨绮、欧阳娜娜相继和壹心娱乐解约后,朱亚文并没有像一些人预期的那样也会离开壹心,不仅如此,今年新加入壹心的沈佳妮,正是朱亚文的太太。可见他对于公司和团队的信任,在综艺节目中呈现他们的工作中的分歧和争执,可能也是他们之间并无芥蒂的表现。又或者,“换人”后的陆垚拿“真材实料”安抚住了朱亚文。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朱亚文对公司的质疑

很多人也许之前不知道陆垚的名字,但李现的粉丝不会不清楚。在内地娱乐圈,粉丝对爱豆的经纪团队不满才是常态,但李现的大部分粉丝难得给予了陆垚好评。

2019年凭借《亲爱的,热爱的》大爆之后,李现已然是壹心当下最招牌的艺人之一。

从李现爆红后的项目选择来看,他向大银幕方向发展的意愿明显。虽然《恋曲1980》在国内上映的日期尚未可知,其类型和导演风格也决定了本片即使上映也很大可能成为不了票房爆款,而商业属性更浓的电影《赤狐书生》无论是票房表现还是影片品质都差强人意。

但李现后续的电影作品,比如在马伯庸小说《古董局中局》电影版中搭档雷佳音,在忻钰坤执导、由重庆击毙案犯周克华为原型改编的《中国刑警》中搭档同公司的朱亚文,都是各具看点的商业类型片。

电视剧方面,李现和春夏二搭合作了《人生若如初见》。该剧的编剧是《亮剑》、《人间正道是沧桑》的编剧江奇涛,导演是《白夜追凶》的导演王伟。《人生若如初见》延续了是江奇涛一贯擅长的时代背景,也是当下粉丝们最喜闻乐见的正剧,同公司的朱亚文也有参演。

李现也被粉丝视为向着“好演员”极力奔跑,在去年《人生若如初见》拍完后,很长一段时间李现才选择了《中国刑警》,空白期内没有驻扎综艺,也没有炒作人设,或许这就是陆垚风格,和杨天真之前形成鲜明对比。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李现主演的《人生若如初见》

男艺人方面,除李现之外,赵又廷、白宇也都各自有过爆款作品,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和不错的路人缘。杨天真此前曾说,壹心“不擅长从0做到5,更擅长把5做到10”,这和壹心不是资源型公司,很难自带资源造星有关,也因为如此,壹心合作的演员,包括女演员在内,比如宋佳、马伊琍,都已经是比较成熟的艺人。他们本身也已经在娱乐圈里占据了一个生态位,这时壹心再去通过运营强化他们身上已有的特质。

但壹心也不是没有新人。陆垚上位经纪后,壹心找到了势头凶猛的新人。

王安宇就是被很多“站姐”和饭圈资深粉丝看涨、已经“低位入仓”的新人,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和范丞丞主演了改编自耽美小说《撒野》的《左肩有你》。 耽改剧的将籍籍无名的演员一夜之间推向顶流的能力,此前已经多次被验证了。王安宇虽然前期已经在热播剧《二十不惑》、《你的时代,我的时代》中饰演过配角,但在日前《欢乐颂3》官宣的四位男演员里,王安宇的番位仅次于窦骁。尽管《左肩有你》尚未播出,但对于王安宇和壹心而言,引爆人气的最关键的节点还没有到来,但他的资源已经有了飞升。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王安宇出演耽改剧《左肩有你》

这或许说明,在经历过白宇、李现的爆红之后,壹心更懂得如何规划上升期的新人了。

虽然长期以来,杨天真就是壹心艺人经纪业务的代名词,但以《我和我的经纪人》为标志,当壹心作为经纪公司,杨天真作为经纪人的知名度在吃瓜群众眼中达到了顶峰时,风险也就随之而来。对于艺人,尤其是根基不稳的新人来说,在大众还没有对他形成认知的时候,有杨天真这样一个善于“造人设”的经纪人,反而容易引发外界的不良观感。比如说,经常能看到李现的粉丝在网络上澄清:“李现的经纪人是 ‘三土’,不是杨天真。”

所以,对于当时的壹心和杨天真来说,一个已经到达被杨天真的名声所反噬的临界点,一个已经对经纪人业务感到厌倦,这一年的实践下来,及时放手就是互相救赎。

而陆垚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壹心娱乐原本擅长的商务、宣传服务类经纪模式,其对重点艺人的掌控更为全面,偏向于传统大经纪人模式,这也让壹心在头部艺人商业占比上的分配也更有话语权。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

壹心娱乐离A轮还有多远?

抛开了经纪人的担子,以壹心娱乐CEO和女装品牌创始人身份独立行走后,杨天真终于可以发挥自己 “热搜体质”的优势了。

“经纪人杨天真”不能做的事情,“杨天真老板”可以。她大大方方参与《脱口秀大会》《令人心动的offer》《奇葩说》等多档综艺节目,甚至成为知名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品牌挚友。

而她自己创办的大码女装品牌plusmall+,在杨天真不遗余力、身体力行地“带货下”,根据媒体报道,上线十个月销售额过亿,销量最高的商品是单价329元的连衣裙,累计销量超过2600件。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plusmall+淘宝店

这样的成绩背后不是杨天真在孤军奋战,与她合作的是知名的初代网红雪梨。

如果对雪梨的认知仅停留在“王思聪前女友”上,显然是低估了她。雪梨的职业身份是宸帆电商(以下简称:宸帆)的董事长兼CEO,而宸帆作为一家以女装为核心的电子商务公司和MCN机构,旗下拥有三十多个自主品牌。2020年双十一期间,雪梨女装品牌成交额全网排名TOP1,超过优衣库。这也是首次淘宝红人店在双11大促超过优衣库。

和雪梨的合作,让plusmall+获得了宸帆包括供应链、仓储、运营在内的电商能力,而这些都是外行很难快速打通的领域。

今年三月到四月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宸帆先后获得分别来自兰馨亚洲和众源资本领投的两轮总额超过亿元人民币的融资,plusmall+也获得了关注。众源资本管理合伙人陈伟稼就特别提及:“宸帆在过去的十年中积累了十分丰富的流量资源、柔性供应链经验和AI大数据能力。诸如plusmall+(大码女装)、初礼firstgive (婴童)等新消费品品牌已在市场崭露头角。”

化身为杨老板的杨天真真正实现了在商业圈的如鱼得水,没有了经纪人身份的她,将壹心娱乐的商业帝国扩充得更有可看性。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杨天真plusmall+宣传照

选择这条路,杨天真也有不少无奈之味,毕竟壹心娱乐初登市场时,是被资本追捧的明星企业,但是很快,随着娱乐圈和影视圈的“大地震”,服务性的经纪业务无法完成市场的超高期待,根据企查查相关信息显示,壹心娱乐的融资阶段处于天使轮,投资时间是2018年,来自于腾讯,自此以后,壹心娱乐再无资本往来。

在2019年下半年,有消息称,杨天真与多个资本方接触,寻求下一轮融资,但是最终都没有斩获。而杨天真的老朋友杨铭,他的泰洋川禾,手握头部明星优势和papitube知名MCN资源,却在2020年3月拿下了字节跳动领衔的B轮融资。

杨天真坐不住了,短视频时代和网红经济的全面到来,壹心娱乐不能掉队,随后在2020年 6月,杨天真就开始宣布“转场”了。

其中意味可咀嚼一二。

短视频直播方面,杨天真称自己不做MCN,“只做头部精品”,这似乎延续了壹心“服务成熟客户”的思路。去年来加入壹心直播业务公司壹枝花的有短视频红人朱一旦,前 《南方人物周刊》主笔、在《吐槽大会第四季》上有突出表现的易立竞,这些都不是市场新面孔,但他们加入后更多的露出还是通过综艺和短视频。即使是“躬身入局”的杨天真本人,一年下来直播的场次也只有23场,且相比带货,杨天真的直播更像是她在综艺节目中的表现的延伸。

虽然杨天真表示会和泰洋川禾旗下的MCN机构papitube区分开,但以壹心目前在直播方面的探索程度和她手中的弹药储备,还远不到讨论这个问题的程度。

在一年前的公开信中,壹心表示:“2020年,新经济形势和行业变化让我们遇到了从未有过的挑战。”整个行业莫不如是。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壹心娱乐2020年公开信

过去两年,抖音、快手、B站让长视频网站的日子愈发难过,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在我国9.44亿的网络视听用户中,短视频以8.73亿的用户规模,占比88.3%;远远高于综合视频7.04亿的用户规模。也正因为如此,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难得地看到了优爱腾一致对外的场面——短视频对于用户时间的蚕食实在是太严重了。

在这一背景下,整个影视行业都需要重新适应新的形势,而对于目前尚以“人”作为最重要资产的壹心来说,在形式大潮的改变中无疑是相对被动的。“非资源型”的壹心无法推动潮水的方向,但另一方面来说,他们在适应潮水的流向时,也会比其它资源型经纪公司更为灵活。

前不久,主持人张大大的直播意外获得了好评。之所以意外,是因为张大大的主持功力一直争议不断。但这并不等于说主持人里的“瘸子”都是直播界里的“将军”,可能是张大大终于摸索到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

另一方面也说明,当消费者对于出现在直播间的大牌明星早已见怪不怪,当击穿地心的低价成为日常,哪怕是李佳琦也需要借助“女明星奈娃”和“老板娘”金靖的热度,薇娅甚至重拾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在晚会上演唱。

杨天真放飞自我一年,换来了壹心娱乐的救赎吗?

李佳琦与金靖

要想增加用户黏性,除了最基本的低价,直播可能确实需要更多的想象力,而这或许才是杨天真的优势所在。

审视这一年壹心娱乐的转型,或许掌握经纪大权的陆垚已经将壹心娱乐原本的商务营销服务为主的经纪模式击碎,更偏向全约制和影视资源补给制的陆垚打法,似乎又让壹心的经纪回到了华谊兄弟的“王京花时代”,但这对于壹心娱乐和旗下艺人来说,面对行业潮水的退去,重回经典模式,不一定是件坏事。

而杨天真加码的“新浪潮”,无论是壹心娱乐的消费品牌体系,还是不想做MCN、却还是类MCN的短视频直播赛道,杨天真经过这一年的探路,虽谈不上成绩多优秀,但的确给现在的壹心娱乐构筑了更广阔的资本想象空间。

杨天真彻底让自己“放飞”出去了,虽然资本市场对于文娱行业现阶段没有那么看好,但能够多元化活下去的壹心,或许离它的A轮不远了。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6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