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一旦离了天然麝香,片仔癀,啥也不是。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一旦离了天然麝香,片仔癀,啥也不是。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高档货的黄金标准,是什么?

能不能上有钱人餐桌?能不能进文化人书房?

格局小了!

衡量一个东西是不是高档货的唯一标准是,能不能上“礼品回收”小广告。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礼品回收”小广告长得很嚣张,一种朴实的嚣张。

不需要五彩斑斓的黑,不需要logo放大、字体加粗,没有logo、黄底红字、放大字体就hold住全场。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要是所有小广告都长这样,平面设计师们可以躺平了。

越值钱的东西,越普通。

小赵是公司中层,有点小聪明,老板常常把组局的活交给他。

这种时候,他就会带上几个矿泉水瓶,赶到几十公里外的山沟沟里。山沟沟里啥也没有,只有几间乡下人都不愿意住的茅草屋。

这几个矿泉水瓶,身份不一般。

饭局开始时,这几个瓶子里的酒会被倒进迷你高脚杯,“来来来,领导,这是自家酿的米酒。我干了,你随意。”

这种场合一般严禁拍照,服务员进进出出是必须要关门的。

年少轻狂不懂事,后来,斯基才悟到一件事:矿泉水瓶在斯基手上,只能卖一毛钱;在小赵手上,可以卖4599元。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有价值的产品,即使用报纸裹,用矿泉水瓶装,依然不改英雄本色。

一旦一个产品,用这种包装就可以摆上台面,那毫无疑问,就是要涨价了。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一粒3g的片仔癀,10年前得200元,现在市面上要1600元。

这种奇特的涨价现象,引来了各路人马的分析。

砖家的说法当然是,天然麝香产量极低,且采用配额制。集这种天然宠爱于一身的片仔癀,只会越来越值钱。

不过说得再玄乎,不赋予片仔癀额外的意义,就很难升值。

两年前,同仁堂上世纪60年代的安宫牛黄丸被炒到11万元时,也没带着片仔癀起飞。

如今,片仔癀跟老安宫牛黄丸并列出现在了“礼品回收”小广告上,身价立刻不一样了。

脑白金要是当年走这一路线,也不用天天在电视广告里唱“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涨价前,片仔癀也不是没有跟大家打过招呼,一切都是有前戏的。

2019年11月15日,片仔癀公司出面组织了“第七届海峡中西医结合防治肝病新进展学习班”。

会上,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教授潘晨作了《片仔癀治疗酒精性脂肪肝研究》的报告。

斯基大胆预测,可能下一个院士,会出现在片仔癀。

当很多人觉得这报告会利好茅台时,圈子里却开始流行“喝茅台之前,吃一点片仔癀;喝完酒后,吃一点安宫牛黄丸”。

小广告上捆绑了老安宫牛黄丸,酒桌上捆绑了茅台,片仔癀就完成了从纯正中药材到下酒菜、高端礼品的人设转换。

当然,人设完成这一步只是开始。最重要的还要给它贴上“越存越值钱”的标签,形成闭环。

按照斯基的粗浅的理解,第一步是方便送礼的人找理由,第二步是方便收礼的人出货。

能护肝,又保值,比胶囊大不了多少,这玩意真的太适合混高端社交圈了。

所以,过去出了福建就没人认识的片仔癀,在2021年春天,成了当红炸子鸡。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但谁在爆炒片仔癀,这事真不好说。

从片仔癀(600436.SH)这家上市公司而言,留给它讲故事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片仔癀的身价跟野生林麝有关。这里的重点是“野生”,而非林麝。

林麝腹部有一个特殊的器官——香囊,繁殖季节前,公林麝会分泌麝香。一头公林麝一年到头只能分泌10g麝香。

现在,我国野生林麝只有几万头了,还只有公林麝才能分泌麝香,一年产量确实有限得很。

片仔癀的年报说了,现在国家配的天然麝香数量基本可以维持公司现有的基本生产规模需要。

“基本维持”这个说法其实挺微妙的。

有人说,野生林麝没有了,不是还有人工林麝吗?

这个就要说说片仔癀的功效了。

我们一般被科普麝香,都是从宫斗剧里来的。如果皇帝的宠妃突然流产,一般都是被皇后下了麝香。

实际上麝香除了宫斗时能用上,还可以增强心肌功能,也可以抗炎。

用麝香做原材料的片仔癀,产品说明是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听起来也挺普通的。

片仔癀火了之后,很多人问这玩意用来干嘛的,斯基也不知道。

大部分人跟斯基一样,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用上一粒3g的片仔癀。

这就是片仔癀的痛处。

说再多也没用,普通人不怎么用。那怎么能让高端人群用起来,只能赋予它”硬通货“的能力。

不过现在片仔癀能这么高贵,是因为天然麝香稀缺,有故事可讲。

你瞅瞅对手同仁堂,为啥也是酒后一粒安宫牛黄丸,就没被炒起来呢?

与老安宫牛黄丸不一样的是,现在的安宫牛黄丸大多数用的是人工麝香。

所以一颗上世纪60年代生的安宫牛黄丸能炒到11万,现在卖的也就两三百。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安宫牛黄丸也有天然麝香成分的,不过即便现在片仔癀炒疯了,安宫牛黄丸也就卖七八百。

倒是片仔癀,一粒片仔癀的起飞,带飞了片仔癀的股价。

2020年年初,片仔癀的股价也就100元出头,现在已经涨到了450元。

18个月,涨了三四倍。市值也从600多亿元一路飙升至2700亿元,远超云南白药1400亿元的市值,成为仅有的两家千亿级中医药上市公司之一。

那么大家都在问,片仔癀一直涨,同仁堂为啥不涨?

有个操盘手分析了8条原因,最后一条尤其真相:同仁堂是北京的,片仔癀是福建的。

闽商讲故事的能力,请参照瑞幸咖啡陆正耀。

当然股价涨了,股民也是开心的。

斯基朋友小王家的老王就很开心,在2020年初,小王拿了老王10万块闲钱买入片仔癀,现在已经翻成40多万了。

去年年底老王住院,医生天天给他开片仔癀丸,他骂骂咧咧说,医生开的是天价药、黑心药。

小王小声对他说:“爸,出这个药的公司就叫片仔癀,您的闲钱就买了他家的股票。买的时候100多,现在都400多了。”

老王听了之后,第二天看到护士还是很气愤。

他说,“知道片仔癀是什么吗?中华老字号!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这么好的药你们才卖590元一粒?”

他几乎要拍案而起:“你们这叫贱卖国宝,懂不懂?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犯罪!”

韭菜一旦搭上了这辆车,就成了帮着讲故事的人。

如果老王趁早落袋为安,那么这还是一个喜剧。

留给片仔癀讲故事的时间不多了

一旦天然麝香没有了,该讲的故事讲完了,它就是一颗普通的、土褐色的、其貌不扬的药丸。

如果老王手里还拿着这颗药丸,就杯具了。

至于还有谁会是杯具,斯基不敢说。

咱只知道,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最后一棒总不会落在拿高脚杯喝矿泉水的人手里。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锅盖斯基

-END-

原创文章,作者:科技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law.com/40law/66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